《九转神帝》第一章 丁烈

来源:本站2019-07-1397 次

《九转神帝》第一章 丁烈

“江寻月,我喜欢你!”天剑宗,龙门山广场,人山人海,连天空之上,都停留了不少的弟子。 他们都是看着望月石旁的两道人影。 一男一女。 那女子一袭青衣,身段婀娜,素手提着一柄三尺青峰。 柳叶弯眉之下,美眸神采奕奕,如有神光迸发而出,带着一股犀利的剑意,让人不敢直视。

绝美的容颜下,有着一种超脱于世间的朦胧感。 此人便是天剑宗外门第一人——江寻月。

一位来自于一座青山小镇的年轻女子,有着一身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和绝顶天资!而此时此刻,在她身前,跪着一位身着白袍小生。 略显稚嫩的面孔下,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显得有些潮红。

刚刚那句表白,便是从他口中说出。

少年名叫丁烈,同样也是天剑宗弟子。 三年前,他与江寻月许下诺言,今天便是履行诺言的时候!在龙门山广场上,汇聚上万的弟子。

他们都是闻讯而来,来看这一出好戏。 “江师姐和丁师弟从小青梅竹马,如今也算是天作之合了。

”“是吗?狗屁个天作之合!我可是听说这丁烈,入宗三年,方才突破后天三重之境。

相反之下,江师姐早早便已先天。

两人之间,简直就是云泥之别!”“你们叫个屁啊,人家江师姐都还没有答应了。 如果是两年前的丁烈,或许江师姐还会答应,但是现在嘛……”“就是,江师姐这种天纵之才,必然会进入内宗,一飞冲天!她肯定不会答应丁烈的!”当丁烈那句话喊出的时候,人群中爆发出高声谈论,吵闹无比。 听到下方的议论,丁烈的略显稚嫩脸上没有丝毫的慌乱,反而是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期待的望着眼前那位青梅竹马的绝美女子。 一袭青衣的江寻月轻抿嘴唇,眼神平静,看不出丝毫波澜。

她静静的望着单膝跪地的丁烈,缓缓伸出玉手,将那丁烈手中的玉镯拿了过来。

人群中顿时一片哗然。 “怎么可能,江师姐接受丁烈的追求了?”“我不信,我肯定眼花了,江师姐怎么可能接受一个废物的追求?”“这丁烈五条灵脉蛰伏,仅剩半条,江师姐可是七条灵脉的天才,怎么可能会答应?”这下子,比起刚刚的谈论来,更加躁动。

然而望月石旁的丁烈与江寻月,却没有被喧嚣给掩埋。 江寻月将玉镯带好之后,没有再看丁烈,反而是转头望向吵闹的人群。 “你看。 ”江寻月素手轻抬,指着喧闹的人群。

丁烈顺着她所指看了过去,那里响起一片嘘声。 “他们,还有他们,都觉得我们在一起不合适呢。

”江寻月嫣然一笑,笑的有些冷酷。

随后脸庞的笑容逐渐敛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丁烈沉默不言。 他在天剑宗的地位的确显得太过尴尬,经常被人叫做废物。 但江寻月却不一样,她是天剑宗的天之骄女,如日中天,就在前不久已经进入内宗。

两人的身份,已是一个天一个地。 天剑宗的弟子自然不看好他们。 甚至连天剑宗的高层长老,都是极力反对两人的事。

之前,丁烈可没少被针对。

“你觉得我们在一起合适吗?”这时,江寻月突然转头望着他,似笑非笑道。

丁烈顿时脸色煞白,身躯不可察觉的摇晃了一下,眼神充满了不敢置信。

看到丁烈的样子,江寻月摇了摇头,没由来觉得有些可怜,淡淡的道:“在三年前,你本是五条灵脉、先天之体的天才,却在帮我驱除寒毒的时候,受到影响,导致灵脉蛰伏,先天之体不显,形同废人。

”“我也给过你机会,但是这两年来,你除了证明自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以外,还证明了什么?”江寻月动作轻缓,拿出一个洁白玉瓶,放置在丁烈的身前。

“这是三枚凝气丹。

”“你我无缘,就此别过吧。

”江寻月并未压低声音,在场之人,都能听到。

这番话,她不像是对丁烈说,倒像是在给这些天剑宗弟子说。

“我就说嘛,江师姐怎么可能答应这个废物的表白,像江师姐这样的天才,也唯有柳师兄才能配的上!”“柳师兄乃是这一代执剑之人,与江师姐那才是真正的天作之合。

”“丁烈这种废物,哪能与柳师兄这种绝世天才相比,简直是侮辱柳师兄!”人群中,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在他们看来,江寻月乃是一轮高高在上的明珠,岂能被丁烈这堆牛粪沾染!也唯有天剑宗这一代的执剑之人,才能配的上她!丁烈脸色苍白,他没有去望江寻月,而是将地上的玉瓶收起。 这个动作,落在众人的眼中,格外的可怜,就好似一头受伤的老狗在啃食着别人扔下的吃食。

江寻月神情平静,看到丁烈将那一瓶凝气丹收下后,眼底深处,浮现出一抹淡淡的鄙夷。 她果然没有猜错。 入宗三年,丁烈的性子早已被磨平,现在的他,完全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废物!丁烈的耳边,久久回荡着那句话,‘你我无缘,就此别过吧……’江寻月那漫不经心的样子,深深的烙印在丁烈的心头,将他所有的希望和尊严统统碾碎。 这一刻,丁烈竟是没有太多的悲伤,反而有些想笑。 在进入天剑宗后,他连续一年为江寻月驱除寒毒,让她觉醒了七条灵脉,成为无上天才,而自己却被寒毒侵蚀,灵脉蛰伏,沦为废物。

然而现在,江寻月不仅没有任何的感激之意,言语之中反而充满了嘲弄。 丁烈心中那抹仙女般的倩影,彻底破碎。

“既然如此,将血纹戒还给我。

”丁烈伸出右手,冷静得有些可怕,眼底深处闪烁着一抹恨意。 那枚血纹戒,是母亲留下的,丁烈从小便放在身上。

三年前,与江寻月许下诺言,他不惜将意义珍贵的血纹戒送给江寻月当信物,可知是有多看重这份情。

然而现在江寻月的举动,却将丁烈心中的那份情愫彻底摧毁!“我已将之放在废墟,你自可去拿。

”江寻月神情宁静,不急不缓道。 丁烈脸色一白,如遭五雷轰顶,身躯猛地摇晃了一下。 废墟,那是天剑宗扔垃圾的地方,所有没用的东西才会扔在那里。 江寻月竟然将血纹戒扔在了废墟!原来,人家早就将他弃之不顾,而自己却还傻乎乎的相信着什么狗屁诺言。 而在这时,人群中响起一阵喧哗。

众人都是抬头望去,一眼便看到天穹之上的那袭白衣俊男,单手负后,脚踩飞剑,潇洒自然。

“想不到柳师兄年纪轻轻,御剑术却修炼到如此境界,不愧是天剑宗这一代的执剑之人!”人群中发出惊叹声,眼中满是羡慕。 执剑之人,意味着很有可能成为天剑宗的下一任宗主!要知道这柳长风年仅二十,实力已达先天之境。

从始至终,柳长风的目光都落在江寻月的身上。 很显然,他出现在这里,乃是为了江寻月。 “柳师兄。 ”当柳长风出现时,江寻月嫣然一笑。 柳长风御剑而来,落在江寻月的身旁,轻轻拉着江寻月的玉手,柔声道:“辛苦你了。 ”看着眼前这一幕,丁烈拳头握得‘咯咯’作响,脸上爬上一丝丝狰狞!到了现在,他已是彻底明白,这江寻月早就已经和柳长风勾搭在一起,今日的一切,本身便是一个莫大的笑话!“走吧。 ”江寻月冷漠的扫视一眼,随后一脸温柔的对柳长风说道。

柳长风轻轻点头,单手掐诀,带着江寻月‘嗖’的一声就飞走了,连看都没有看丁烈一眼。

丁烈眼中闪烁着一道道寒芒,低沉道:“江寻月,老子定要教你后悔!”“噗——”就在丁烈愤怒之际,一道恐怖的指劲,从天而降,直接射穿丁烈胸膛,丁烈猛地一软,瘫倒在地。 “看来柳师兄,对丁烈很是不满啊……”这一幕,所有的弟子都看到,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最终,所有弟子都离开龙门山广场,留下一个重伤的丁烈,在地上挣扎。 剧烈的疼痛,袭遍全身,丁烈艰难的挪到望月石旁,脸色苍白无比。 他的修为,直接被柳长风一指废掉,残留的指劲,疯狂的破坏着体内的经脉!“江寻月,柳长风!”丁烈双眸中的恨意,几欲喷出火来。 当他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两个名字之后,脑袋一歪,直接晕死过去。

轰隆隆……没过多久,雷音滚滚,乌云密布。 咔嚓!一道道闪电劈落而下,雷霆交织,犹如一头头狰狞雷蛟。 那闪耀的雷光之下,忽然出现一抹血色。 那一瞬间,整座龙门山似乎都被血色覆盖。 转眼,那抹血色收敛不见,而丁烈的左手食指之上,多了一枚血纹戒。

  • A+
所属分类:儿童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