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篯铿嫦娥的小说是什么 彭祖者,道祖也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本站2019-07-0387 次

主角叫篯铿嫦娥的小说是什么 彭祖者,道祖也全文免费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楼哥,换谁?”星星说。

“就你过来,他们打我,你也跟着打,你想干什么?”司楼说。 星星走到司楼身边。 “楼哥,刚才我光追着跑了,根本就没扔到你。

”说完,手里雪球就扔向了司楼。 正中司楼,星星哈哈的跑到了一边。

“哈哈我就看着你挨打挺开心的。

”星星说。

“先给你记下了,日后再说。

”司楼说着坐在雪地上。 刚才那一阵,元贝也只是跟着跑,没有打到司楼。

逢蒙此时抓起雪,捏好。 “咱四个打她们三个吧,哈哈。

”逢蒙拿雪球扔向元贝,雪球在元贝胸前随开,豹皮带雪,元贝扑拉着雪。 “行啊。 ”景生,篯铿开始捡雪扔星星她们。

“嫂子,快跑啊。

”子清拉着元贝跑。 “追。 ”逢蒙抓着雪,追她们。

“我也来了。

”司楼起身追过去。

几个男的并不紧追,女孩停下反击,他们就停下。

一场激烈的争斗,大家都累了,躺在雪地休息。

(打雪仗这事就是拿雪球打中别人的开心,被雪球打中的更开心。 其实我就是那个经常被雪球砸中的人,以至于若干年后,大家谈起都会记得我是那个被砸的最多的人。 )“你们几个也太坏了吧,怎么就打我啊。

”子清坐起来说。

“是你先挑起来的啊。

”景生说。

“你怎么也不向着我,就篯铿最好了,都没扔我。

”子清说。

篯铿听了呵呵的笑着。

“哈哈,以后你再挑事景生就要好好收拾你了。

”司楼说。

“你再挑气先让星星收拾你。 ”“行了,歇一会咱该走了。 ”逢蒙打断他们。

“急什么,玩嘛,就这样慢慢的开心就好啊。 ”子清说。

“诶,就你理多。

”逢蒙说。

“好了,逢蒙,别斗了。 ”元贝站起来拍自己身上的雪。

“嫂子我给你拍,你也给我拍一下。 ”星星也起身去给元贝拍掉身上的雪。

几人起身拍掉身上的雪,一路打闹往山里走。 在山里一平地,景生砍了一棵树枝当扫帚把地上雪扫了。 几人又从雪下找出干的树枝,生起火。 女孩子添火,逢蒙几个不时找些干柴回来。 看柴禾不少了,景生、司楼和篯铿去打猎物,星星拉着子清、元贝也要跟着。

“我们出来就是要打猎的嘛,不让去还不如不来呢。 ”星星振振有词。

“那好吧,去吧。

”司楼说。 “让我一大男人添火?我不干,我去打猎,篯铿你添火吧。 ”逢蒙说。 “要不逢蒙你去吧,我看火。 ”元贝说。 “你一个人多危险,万一有狼就把你叼走了。

”景生说。

“算了你们去吧。

”逢蒙说。 “那我跟你在这作伴吧。

”元贝说。 “不用,你跟她们去吧,好不容易出来一回。 ”逢蒙说。 “跑了一路,我也累了,正好也休息下。

”元贝说。

“就这样吧,你们做个伴,我们去找吃的。 ”司楼说。 “嗯,你们去吧。 ”元贝说。

逢蒙和元贝烤着火看着他们消失在白雪里。

“她们也是,非拉着我出来。

”元贝说。

“出来也好,多高兴,你很久没这样笑过了吧。

”逢蒙说。 “嗯,其实也不是,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心里挺开心的。

”逢蒙一笑,想起两人颠鸾倒凤说了一句:“我也是。

”元贝的脸一遇热,扫去了刚才的冷气,现在脸上泛红晕。 逢蒙以为元贝害羞,走过去就抱住元贝。 “不行,他们会看到的。 ”元贝赶紧推开他。 “两个人抱着更暖和。 ”逢蒙又抱。

“我烤火,我不冷。

”“行吧。 ”逢蒙面露难意。

“晚上,我等你,现在不行,被他们看到我就不能活了。 ”元贝看逢蒙不高兴,赶紧过去拉着逢蒙说。

“没事,我去把那只山鸡打下来,咱先烤着吃。 ”逢蒙说完拿了弓箭朝不远处的树走去,元贝呆在原地也不知该怎么说,心里只想着逢蒙是不高兴了吗。 不一会,逢蒙拎着一只山鸡回来。 “他们费那么大劲,那边就有不少山鸡,咱俩先烤着吃。 ”“嗯,好啊。 ”元贝看逢蒙没有不高兴,心里一下就放松了。

逢蒙用刀把内脏掏了,削尖树杈,叉起野鸡就在火上烤,一阵糊味飘出。 “好难闻啊,你怎么不拔毛啊。

”元贝掩着鼻子问。

“拿什么拔啊,还不如一把火燎光,一会不吃皮就行了。

”逢蒙说。 “你平常就这样烤鸡啊。 ”“对啊,我们在外边都是这么做的。

”逢蒙翻过野鸡,把毛全部烧光后,肉香逐渐溢出。 “现在没事了吧,你闻闻多香。 ”“嗯香多了。 ”打猎对于这几个人来说,那都是太小的事了,人人可说百步穿杨,在这树林里射个野鸡野兔不在话下。 星星拿着弓,想射树上的野鸡,可是怎么也拉不开。

“让我帮你吧,这弓太重了。 ”司楼说。 “我帮你拿着你用俩手拉。

”“好办法,我试试。

”星星双手拉弓弦,总算是拉开了,司楼搭上箭,星星瞄准一放手,射偏了,野鸡惊起,飞向另一棵树,刚一落脚,篯铿的箭就飞过去了,正中。 “不玩了,费这么大劲还不中。 ”星星摆着手说。 篯铿走过去把野鸡捡了回来。 “篯铿,长进不少啊。 ”司楼说。

“嗯,比以前好多了。

”“比我射的都准了。 ”“哪啊,你都练了多少年了。 呵呵。

”篯铿听到司楼的夸奖心里也是美滋滋。

“楼哥,咱去景生那边吧。

”“他那要是有两三只,咱就该回去了。

”三人顺着雪上的脚印,找到景生。

景生居然打了两只兔子,一只野鸡。 “咱再打两只野鸡,晚上回去我给你们炖兔子肉吃,在这烤着吃有点浪费。

”篯铿说。

“好啊,篯铿做的肯定好吃。 ”星星说。

“子清,你们没吃过篯铿做的饭吧,可好吃了。 ”“那今天晚上就去篯铿那吃。

”子清说。

“咱往回走吧,路上也有野鸡。

”景生说。 “好。 ”几人说完往回走。

“楼哥,元贝嫂子怎么没有男人?”篯铿问。

“哎,别提这个事了,都是打仗。 ”司楼说。 “去年冬天跟外族打仗的时候元普哥死了,他们才结婚半年,好可怜。 ”星星说。 “篯铿,你可别再嫂子面前提这事,别让她再难受。

”子清说。 “我知道,所以才问你们。

”“哎,明年如果再打仗,我们也该上阵了。 ”景生说。 “是啊,说不定到时候我也回不来啊,哈哈。

”司楼说完,星星抓起一把雪扔在司楼头上。

“叫你乱说。

”星星瞪着眼看着司楼。 “是我乱说,我错了。

”“好了,别说这事了。 ”子清打断他们。 “对啊,都不说这事了。

”小说《彭祖者,道祖也》第十六章雪地野炊试读结束。 展开阅读全文相关内容推荐:。

  • A+
所属分类:儿童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