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独宠:一品二手妻》全文免费章节在线试读 林裴裴沈书情小说

来源:本站2019-05-20193 次

所以为了避免尴尬,采用场景搭讪法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无论是平时偶遇的地点,还是在一起相处的空间,比如公司等等,都可以借助场景来制造话题。

  护理后,精神病型、强迫症状得分两组差异无统计学作用()。躯体化、抑郁、敌对、人际关系、焦虑、恐怖、偏执7个因子得分两组护理前后差异均有统计学作用();且观察组护理后7个因子得分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作用(?),见表1。  表1两组SCL-90量表得分比较  两组依从性比较护理后,观察组依从性好的50例,比例为%,对照组依从性好的44例,比例为%,两组差异有统计学作用(χ2=,)。见表2。  表2两组依从性比较  3讨论  甲亢患者由于长期受疾病的影响,精神紧张,导致包括神经和内分泌系统等多系统受到影响,引起一系列异常心理表现。

《总裁独宠:一品二手妻》全文免费章节在线试读 林裴裴沈书情小说

推荐指数:《总裁独宠:一品二手妻》第16章当初为什么要娶我免费试读沈书情被林家人如此对待,绝对不可能不委屈,只是想到以前和林家人生活的种种,沈书情又暗自告诉自己,一定要忍。 真相总会有一天会被找到,她早晚都会告诉所有人,她是清白的!灯光猛地被打开,沈书情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怎么还不睡?”林录渊穿了一天的西装依旧丝毫不乱,他的脸上也没有多少疲态,现在站在门口的模样,不像是刚刚回来的样子,反倒像是随时准备出门去参加什么宴会。 “我……”可能是因为林录渊才从公司里回来的缘故,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戾气,眉眼之间不光带着冰冷的神色,还有一种不怒自威的压迫感。

沈书情下意识的低下了头,她低声道:“我只是睡不着……”林录渊好看的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皱,精致的脸上没有因此而有多少变化,他淡声道:“嗯,我去洗漱。 ”沈书情张了张嘴,没有想到林录渊似乎对她毫不在意,这让沈书情突然有点颓败。

“录渊……”听到沈书情如同呢喃的声音,他解衬衣扣子的手顿了顿,转头看向沈书情。

沈书情摇了摇头,终究还是把自己嘴里的话咽回了喉咙里。 林录渊的眼底掠过别样的神色,他周身的气场变得更加的冰冷。 沈书情见状也不敢多说什么,她抿了抿苍白的嘴唇,企图把自己的存在感缩小到最低。 林录渊进了浴室,沈书情这才松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现在越发觉得林录渊变得冷漠了起来,就像刚才,林录渊以前根本就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就……就好像她只是一个陌生人。

他们明明是夫妻,现在的关系还比不上一对普通的朋友,她现在越来越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林录渊。 刚才林录渊的表情,冰冷而带着星星点点的烦躁,似乎她不是他的妻子,而是一个被他应付的人。 等会儿他们两个人还会睡在一张床上,两个人明明是同床共枕的亲密关系,为什么现在却像是陌生人一样?沈书情抿了抿唇,忍不住低声叹了一口气,心里涌出来一股难言的悲哀。 不消片刻,林录渊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他随意穿了一件真丝的长袍睡衣,湿漉漉的头发不紧不慢的滴着水,一点一点的打湿他的睡衣。 沈书情低下头,眼神错过他缓步过来的身体,她低声道:“我给你吹头发。

”林录渊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他坐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这个时候,林录渊身上的那股冷意才慢慢的褪去。 沈书情拿起吹风机给林录渊吹头发,他闭上眼睛,头靠在沙发上,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不得不说,眉眼之间冰雪消融的林录渊真的很好看,用好看这个词来形容一位男士确实有点不太合适,但是沈书情偏偏觉得,把这个词总在林录渊身上,真的是一点都不违和。

只可惜平时的林录渊实在是太冷,没有多少人敢明目张胆的这么打量林录渊的那张脸,更多的是恐惧他周身的气场,恐惧他的行为做事风格。 沈书情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觉得林录渊是她的丈夫。

其实以前的林录渊对她的态度还没有那么冰冷,她以前只是林氏公司的一个小职员,机缘巧合之下才入了林录渊的眼,做了他的秘书。

可能沈书情天生就是为了吃这碗饭的人,她做的不错,对内她照顾林录渊事无巨细,对外能把林录渊的工作准备的井井有条,很多时候他不喜欢说话,整个人也显得冷酷无情,但是他会在一些场合保护她。 比如在一些宴会上,那些老男人会犯混,说话荤素不忌,这个时候林录渊就会让她离开,只留下男助理。

或者不露痕迹的帮她挡掉那些,借着谈生意为借口的色狼。 林录渊真的很忙,公司里事物繁杂,他总要带着她出席大大小小的宴会,跟那些居心叵测的老油条推杯换盏之后,再回公司处理工作。 有一次她看着他明明已经喝不进去了,却不露声色的硬撑的样子,一时不落忍,就替他挡了酒。 当时林录渊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回家的路上,他闭着眼睛突然问道:“你想结婚吗?”沈书情其实不会喝酒,所以当时以为自己喝酒喝的头昏眼花,所以听错了,就傻傻的问了一句:“啊?”林录渊就吻了过来。

一切的一切都水到渠成,沈书情当时感觉到了林录渊娶她的决心,却感觉不到林录渊到底喜不喜欢她。

现在,她越来越不确定了。

林录渊周身的气场恐怖,沈书情对他的服从,已经深入到了骨子里,现在让她问他问题,简直要用尽她所有的勇气。

沈书情抿了抿唇,把吹风机放下来,她低声道:“录渊,我想问你一件事。

”林录渊如有所感的睁开了眼睛,眉眼间的冷意在慢慢的凝聚。 他坐直了身体,胸口那里的衣服斜斜的散开,露出了里面精壮的胸膛。

沈书情不等林录渊开口,怕自己没有勇气问出来,便低声快速的说道:“我知道现在所有人都认为是我对裴裴动了手,我也知道你现在不相信我,我就想问问你,你当初为什么要娶我?”林录渊并不是一个随意的人,沈书情在做他的秘书的时候,听过无数个版本的林录渊爱情故事,但是实际上,她从来都没有见过他和哪位女士近距离接触过。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居然就这么随便的和她结了婚,她也怀了孕,差点就和她凑够“结婚生子”这四个字,沈书情不明白,如果林录渊不相信她,为什么要和她在一起,为什么要娶她,又……为什么要选择她?沈书情不是一个聪明的人,她和他在一起两年都没有搞明白这件事,现在她不太想等下去了。

  • A+
所属分类:儿童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