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五回 魂游仙境沧狼行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11130 次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回 魂游仙境沧狼行最新章节

李沧行的眼中,已是泪光满满,他听得出来,这是小师妹的声音,那么清柔,那么深情,分明写出了一个痴情女子,在生前死后,苦守情郎的那段人鬼未了缘,他的心里一个声音在大吼着:“师妹,不,我不会让你等上百年的,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在阴间等我,你我前世要在一起,今生要在一起,来世还要在一起,等我,我现在就会来!“突然,李沧行的眼前一亮,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地,仿佛象是一股轻烟一样,从这黑暗的地底出去,顺着一道迷雾,向前飘去,他的灵魂,分明从土层中飞出,他可以看到林瑶仙在艰难地在地上爬着,一边哭喊着,一边在用那已经折断到肘部的双手,在扒拉着那块土层,刚刚愈合的肘部伤口,又被磨得鲜血淋漓,染得她一片白色的罗衫之上,到处都是。 他仿佛看到了李沉香正带着钱广来,欧阳可等人,一边飚着泪,一边向自己埋骨之地冲来,嘴里喊着自己的名字,脸上却是泪水横流。

很快,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上了云端,地面上的李沉香,林瑶仙们,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几乎变成了绿豆大的黑点,再也看不见了,而他的眼光所及之处,却是缥缈的白云,一片云山雾罩,他只感觉到自己在飘,在向着西边飘,也不知道飘了多久,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急剧地下垂,眼前一片黑暗,什么也听不见,隐约之间,可以看到一座大山,一片密林。 他忽然想到了,这里正是长山的岳麓山,正是长沙王墓那里。 不及多想。

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狠狠地钻进了地里。

又是在土层之中,在这混合了各种地心生物的土腥味里,他穿行着,时不时地穿过岩石,穿过花岗岩,跟以往的任何一次土遁都不一样,因为他知道,若是自己的肉身。

在这样的土层里穿越,早就死了一万次了,也许自己现在,真的只是一丝亡魂了吧。 突然,李沧行的双眼一亮,他看到了自己曾经和屈彩凤呆过的那个仙境,氤氲的林中仙气,到处都是,而那温泉中的淡淡的硫黄味道,是那么地熟悉。 他甚至看到了满树挂着的仙桃,那曾经是经过屈彩凤的素手,一口口味自己的美食。

这个地方,有太多美好的回忆,就连那一道穿越仙境的小溪,也一下子浮现在了眼前。 但李沧行突然对这周围的一切,都不再感兴趣了,因为他听得真切,那飘飘的仙曲之声,那小师妹低声的吟唱之声,分明就是从那仙境中的小屋里传来。

他拼命地向着那小屋飘去,如同一个在水中游泳的人一样。 手足并用,这让他的身体。

轻飘飘地,不借一点力,却能缓缓地,在半空之中,就向着这小木屋里飞去。

这声音若隐若现,忽远忽近,反复地响起,几乎每遍的响起,都会让李沧行泪流满面,他知道,小师妹一定在这里面,她还没有走远,她一起在等着自己,而自己到了这里,只隔了一道浅浅的门,就可以看到那张朝思暮想的脸。 突然,柳生雄霸的那张狞恶的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脸上的那道刀疤在跳动着,他的声音是那么地难听:“李沧行,你这个懦夫,不要逃走,来,继续和朕斗,朕还没有过完瘾,来啊,朕杀了你的女人,你连报仇也不敢了吗?!”李沧行钢牙都要咬碎,他恨不得一口吞了面前的这张鬼脸,可是现在,他却懒得搭理这个魔鬼一句,他心里暗暗地说道:“别理他,不要管他,我要的是小师妹,不是报仇,师妹,我来了,我来了!”李沧行闭上了眼睛,不再看柳生雄霸的那张脸,他封闭了自己的听觉,小师妹的歌声和那琴声,在他的心中响着,声音越来越大,即使不睁眼,不打开耳朵,他也能知道那小屋的方向,他更知道,小师妹就在那里等着自己。 柳生雄霸的怪笑声,连同那一阵阵的凄惨阴风,渐渐地到了李沧行的身后,李沧行的眼前越来越明亮,他的鼻子里,甚至可以嗅到那一抹檀香的味道,他的心中开始狂喜,这就是那梦中无数次出现的地方,那是小师妹的所在,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终于,李沧行的手,碰到了一扇门,他的心中一动,那门上的坎坷不平,那榆木的手感,正如自己在那仙境中无数次推过的门一样,就是这里,他闭着眼睛都能知道这里的方位,他睁开了眼睛,却只觉得一片亮光夺目,首先眏入眼帘的,就是一张古色古香的,一边有些焦黑的古琴,琴边的两个香炉,飘着袅袅的清烟,而琴弦却是在轻轻地响动着,正是自己听到的这首仙乐。 可是就在李沧行开门的那一刹那,小师妹的歌声却一下子消失不见了,他的心猛地一沉,几乎要脱口而出:“小师妹!”但是李沧行的话语声,一下子就消失在了他的喉管里,因为,他看到正前方,是一张八仙圆桌,这个地方好熟悉,窗户紧紧地闭着,房间里张灯结彩,到处是红色的灯笼,而在左边的窗户上,一个大大的“喜”字剪纸,正挂在上面。

八仙圆桌边,坐着一个天仙般的女子,大红盖头,看不清她的脸,她的手中,拿着一只竹笛,而那盖着她一半脸的红布,掩饰不了她那如火的朱唇,她的素手轻轻地上抚,挑起了自己的红布盖头,小师妹那张清秀脱俗的脸,展现在了李沧行的面前,她的脸上遍是泪痕,看着李沧行的眼中,泪光闪闪,没有半丝喜悦,却是满满的怜悯与悲伤,她的朱唇轻启,那声音,如天籁一般:“大师兄。

”李沧行心中狂喜,正要开口,突然,一声巨响,雷电的光芒闪过眼前,巨大的火光在他的眼前腾起,小师妹的倩影,一下子被埋没在了熊熊的烈火之中,而他的心中狂吼的那个“不”字还没出口,他的身形就被远远地堆了出去,直到九霄云外!。

  • A+
所属分类:儿童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