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 国医大师下跪 中考句子赏析的技巧

来源:本站2019-07-08177 次

第四百七十章 国医大师下跪 中考句子赏析的技巧

  第四百七十章国医大师下跪  下一刻,老妇人一下从嘴中喊出一句撕心裂肺的“痛”。   “嘶,好痛啊。 ”  老妇人痛得全身大汗淋漓,脸上的面孔都拧巴在了一起。

  看其样子,都能够想象到,那是一种痛入骨髓,不可承受之痛。

  “好牛啊,居然真的救活了?还知道痛?”  见老大娘真的起死回生了,刚才还冷嘲热讽的小护士,大开了眼界。

  见过林秋数次奇迹般的救人的两名老同事——急救医生,也顿时睁大了眼睛。

  虽然,这可能是在他们预料之中的事情,不过,他们心中还是一万个不可思议。   “真的……起死回生了?”  在场最高兴的,不是救活了人的林秋。

  也不是病人的家属。

  反倒是南华医馆的柳菲。   “活了,救活了,她竟然喊疼?”  在场有的人似乎对眼前发生这的一切,不敢相信,以为是在做梦,还兀自自己狠狠掐自己一把,疼痛提醒他,这的确是现实,千真万确真真正正存在的奇迹。   看着老妇人痛不可耐。

  妇人儿子焦急道:“妈……妈您怎么了?哪里痛?”  老妇人的妹妹向前对林秋行个大礼,恳求道:“林医生,我姐姐她现在怎么了?咋一直喊痛?”  林医生豁然说道:“你不必着急,现在银针正在施救,她身体里在好转,灵气正在滋养她的身体,释放着威能,痛只是一种表现形式,只有强烈的剧痛,才能激发出她身体里的潜能,和灵气互相配合,驱赶她身体里的邪毒之气,让其五脏六腑得到新生。 ”  “灵气?”  对方显然听得云里雾里,不知他在说什么。

  一刻钟过后。   老妇人全身上下不由自主一阵颤动。

  从银针排出体外的黑色毒气,也渐渐稀薄,最后变得透明,针头上的寒冰之气,也渐渐散去,恢复常态。

  老妇人的剧烈疼痛感,也渐渐减缓。

  林秋屏息凝神,安慰道:“老大娘,别紧张,您没事了。 ”  他下针的手法非同一般,这收针的手法更是不同凡响。

  只见林秋大手一挥,那七十二枚银针,就像受到了某种力量的感召,或者说像受到了磁力的吸引,顿时从这老妇人的身体里,一下退了出来,一排排的整齐列入了装银针的袋中。   这比魔术还要神奇许多倍。   老妇人原来的苍白脸色,也恢复了红润。

  鬼门关前走一遭,又回来了。

  她的妹妹上前去与她相拥而泣:“姐姐,你没事了。

”  老妇人似乎都还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她看了看自己的身子,有些害羞,马上把旁边的衣物给拾掇着穿了起来。   目光看向正围着她的众人。   她问:“这些人都盯着我干嘛呢?”  她妹妹欣欣然地含着泪笑了起来:“他们就是来买药的。 ”  说起买药,这老大娘顿时想了前几天买药的事情来。

  她站起身来,朝着门看了看对面的“一家药店”,问了问时间:  “现在几点了?”  “快五点半了。 ”  “哎呀,糟了,人家快下班了,鸡蛋领不着了,快走。

”  “鸡蛋?”  “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人家药店免费鸡蛋的事?”  老妇人推开众人:“让一让,都让一让。 ”  话音刚落,老妇人腿脚很利索地便向对门走了去。   红光满面的样子,走起路来,看着还颇为精神,哪有一点大病初愈、从鬼门关刚旅游回来的衰样?  医馆大门门槛有点高,老妇人走得很快,犹如一阵疾风似的,不小心踢到那门槛,险些摔倒在地上。

  “妈呀,你慢点走,鸡蛋有的是。 ”  所有看客不纷纷对林秋伸出了大拇指,赞口不绝。

  “神医啊,真乃在世华佗,神医附体呐。 ”  老妇人的妹妹连忙跑到了林秋的身前,感激不已。

  这老大娘的儿子,从一开始到急救期间说的各种话,都是一心想要钱。

  方方面面都可以看出,钱比他老母亲的命更重要。   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不孝之子。

  现在他母亲被救活了,他脸上反倒流露着几许失望的表情,似乎不能够讹到人,一笔横财,又不翼而飞了。

  老中医站在一旁,整个人愣住了。

  他简直对眼前的林秋佩服得五体投地。

  老中医来到林秋身前,深深向他鞠了一躬。   林秋莫名其妙:“诶,老中医你这是干嘛?”  “今生今世,得遇如此高人,请受徒儿一拜。 ”老中医说。

  原来这老中医是想拜师学医。   林秋谦虚说道:“实在不敢担,论年纪,您比我大了好几轮,可是我爷爷辈了,论医术,我也是没入行几年,实在是担当不起什么师父。

”  以刚刚那么危急的情况看来,林秋心里也没底。

  只不过,再怎么着,在人前,装也得装出几分气势来。

  要是今天这老妇人救不活来,这医馆,还不得被她那不孝儿子讹得馆徒四壁。   老中医见林秋拒绝,他不顾面子,“噗通”一下跪在地上。

  “林师父,请收我为徒吧。 ”  所有人都懵了。   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中医,竟然向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跪行此大礼,而且还要求收自己为徒?  每个在场的人嘴巴都张得大大的。

  有人突然认出这位老中医来。

  “咦,他……他不是那个国医堂的国医大师嘛?”  “对对对,叫什么来着……我想想……”  这经有人一提醒,其他人也才特意地观察了一番,有些模棱两可。

  “看样子,是有些像。 ”  有人拿出手机上网一搜。

  “我你妹的,确实就是他,号称国医大师的祁文石。

”  “国医堂?你说的是那个‘燕京名医甲天下,国医名医冠华夏’的那个国医堂?”  “没错。 ”  “今天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跪在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面前?要求对方收他为徒弟?”  这一跪,足以体现他对林秋医术的莫大敬仰。

  在国医大师的祁文石的心中,林秋的医术,完完全全能够碾压自己百倍、千倍有余。

  不然,他怎么会当着众人的面,不顾国医堂大师这一名节,行此大礼?  可以想象,林秋在他心中的地位是多么神圣,多么伟岸。

  • A+
所属分类:儿童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