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史·聂昌传》原文及翻译

来源:本站2019-07-09163 次

《宋史·聂昌传》原文及翻译

聂昌,字贲远,抚州临川人。 始繇太学上舍释褐,为相州教授。 因蔡攸荐,召除秘书郎,擢右司员外郎。

时三省大吏阶官视卿监者,立都司上,昌以名分未正,极论之。

诏自今至朝请大夫止。 以直龙图阁为湖南转运使,还为太府卿、户部侍郎,改开封尹,复为户部。

昌本厚王黼,既而从蔡京,为黼所中,罢知德安府。

又以乡人讼,谪崇信军节度副使,安置衡州。

钦宗立,吴敏用事,以昌猛厉径行为可助己,自散地授显谟阁直学士、知开德府,道拜兵部侍郎,进户部尚书,领开封府。

昌遇事奋然不顾,敢诛杀。 敏度不为用,始惮之,引唐恪、徐处仁共政,独遗昌。 李纲之罢,太学生陈东及士庶十余万人,挝鼓伏阙下,经日不退,遇内侍辄杀之,府尹王时雍麾之不去。 帝顾昌俾出谕旨,即相率听命。

王时雍欲置东等狱,昌力言不可,乃止。 昌再尹京,恶少年怙乱昼为盗入官民家攘金帛且去辄自缚党中三两辈声言擒盗持仗部走委巷乃释缚分所掠而去。 人不奠居。 昌悉弹治正法,而纵博弈不之问,或谓令所禁,昌曰:姑从所嗜,以懈其谋,是正所以禁其为非尔。

昌旧名山,至是,帝谓其有周昌抗节之义,乃命之曰昌。 会金人再议和,割两河,须大臣报聘。

诏耿南仲及昌往,昌言:两河之人忠议勇劲,万一不从,必为所执,死不瞑目矣。

傥和议不遂,臣当分遣官属,促勤王之师入卫。

许之。 行次永安,与金将黏罕遇,其从者称閤门舍人,止昌彻伞,令用榜子赞名引见,昌不可,争辨移时,卒以客礼见。

昌往河东,至绛,绛人闭壁拒之。 昌持诏抵城下,缒而登。 州钤辖赵子清麾众害昌,抉其目而脔之,年四十九。

建炎四年,始赠观文殿大学士,谥曰忠愍。

(选自《宋史?聂昌传》,有删改)译文:聂昌,字贲远,抚州临川人。 由太学上舍身份开始做官,任相州教授。

因为蔡攸的推荐,被授命为秘书郎,提升为右司员外郎。 当时三省大员官阶与卿、监相同的人,都站在都司的上面,聂昌认为名分不正,极力争论。 诏令从今以后立于都司之上者到朝请大夫为止。 以直龙图阁身份任湖南转运使,回到京师任太府卿、户部侍郎,改任开封尹,又重任户部侍郎。 聂昌本来与王黼感情很好,后来随从蔡京,被王黼中伤,罢去前职任德安知府。 又因为与同乡人发争诉讼,被贬为崇信军节度副使,安置在衡州。 钦宗即位后,吴敏执政,认为聂昌行事猛厉有助于自己,在他闲居时任命他为显谟阁直学士、知开封府,在上任途中任命他为兵部侍郎,升任户部尚书,兼任知开封府。

聂昌遇事奋然不顾,敢于诛杀。 吴敏料想聂昌不为自己所用,开始忌惮他,荐引唐恪、徐处仁等人共同执政,只不用聂昌。

李纲被罢免,太学生陈东及士大夫、庶民百姓十几万人,在皇宫外面跪伏着,整日不退,遇到内侍就杀死,府尹王时雍赶不走人群。 皇帝让聂昌出宫去宣谕旨意,人们相继听命。

王时雍打算把陈东等人关进牢狱,聂昌极力坚持不同意,才停止此议。

聂昌再次出任京尹,有些坏少年作乱,白天做强盗,进入官吏百姓家抢金帛,离开时,把两三个自己同党绑起来,声称捉贼,手持兵器穿街过巷,于是解绑,把掠来的财物分光离去。 人民不得安居乐业。

聂昌把他们全部正法,却放纵赌博不问,有人认为这是官府应禁止的,聂昌说:且随他们的爱好。 来减弱他们谋乱。 这正是用来禁止他们为非作歹的办法啊。

聂昌原名叫作聂山,到这时,皇帝认为他有周昌抗节之义,于是命名他为昌。

遇到金人再次议和,割让两河,必须由大臣出使报聘。

诏令让耿南仲及聂昌前往,聂昌说:两河民众忠义勇劲,万一不服从,一定被他们捉拿不放,我是死不瞑目啊。 如果和议不成,我就分遣属官,督促勤王之师入京护卫。

皇帝同意了。 走到永安时,与金将粘罕相遇,他的随从自称閤门舍人,阻止聂昌相见,命令用牍子赞名相见,聂昌不同意,争辩多时,最终以客礼相见。 聂昌前往河东,到了绛城,绛城人闭城拒其入内。 聂昌手持诏令到了城下,用绳索攀登上城。

绛州兵马钤辖赵子清指挥士兵杀害聂昌,并挖出他的眼睛切成碎块,终年四十九岁。

建炎四年(1130),才追赠为观文殿大学士,谥号为忠愍。

  • A+
所属分类:儿童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