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愤怒的木匠

来源:本站2019-09-0949 次

民间故事:愤怒的木匠

张木匠三十五岁的时候,终于讨到了老婆,不过这个老婆是花了三万块钱买来的。

那是一天上午,张木匠的妈妈在村口遇到朱古力和他的表妹桑梅花,听他们说要讨口茶喝,就把他们带到了家中。

喝茶的时候,朱古力把张木匠家中打量了一下说,伯母,你家还有什么人?张母说,就一个儿子,在外面做木匠,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没有讨着媳妇。 说话时便向桑梅花扫了一眼。

朱古力眼珠转了一下说,伯母,不瞒你说,我这个表妹也真是命苦,父亲得了重病躺在医院里,还有一个弟弟在读书,她跟我到这边来,想找一个男人作依靠,只要能拿出钱来让她父亲看病就行了。 张母怦然心动,就问,那得要多少钱呢?朱古力说,也就几万块钱吧。 最后双方以三万元成交。 晚上张木匠回来后,忽然见到一个漂亮年轻的女人在家中,很是惊讶。

张母就把花钱为他买媳妇的事告诉了他,张木匠皱皱眉,没有吱声。

张木匠为人憨厚老实,再加上一条腿有点瘸,所以一直拖到三十多岁还没有娶亲。

睡觉的时候,张木匠让桑梅花睡床上,自己则睡在堂屋的沙发上。

张母见他这样就说,儿子啊,你咱就这么老实呢?张木匠说,等明天领了结婚证再睡一起吧。

张母叹口气,就拿了一把永固牌的大锁把房门锁上了。 她怕三万块钱买来的女人飞掉了,村上老胡家曾有过这样的教训。 张木匠对妈妈的做法很反感,就说,妈妈,你这样做也太不相信人了吧。

张母说,你不懂。 第二天,张木匠带着桑梅花到镇上去领了结婚证,顺便给桑梅花买了一套新衣服。

晚上,张木匠就和桑梅花睡在了一起,他妈妈没有锁房门,却悄悄地把手从大门缝里伸出去,把大门给反锁上了。

桑梅花对张木匠很温柔,让他有生一来第一次享受到了女人的幸福。 早上起来,张木匠见妈妈把手从门缝里伸出去开大门上的锁,就说,妈妈,你这是何苦呢,我们都领了结婚证了。

妈妈说,儿子,你太老实,不知道社会上的事有多复杂,李村的李大海买了一个媳妇,结婚半年后不还是跑掉了吗。

张木匠还想说什么,桑梅花拉了拉他的袖子说,就让妈妈锁吧,省得她不放心。 三天后的早晨,桑梅花的手机嘀嘀嘀响了几下,她看过朱古力发来的信息后紧皱眉头。 张木匠连忙问是什么事?桑梅花说,我表哥回去后,把钱交到医院,医生说要做手术还差五千块。

张木匠想了想说,你不要着急,我和妈妈商量一下,再给你五千块钱。 桑梅花说,就怕妈妈不放心我,不同意你拿钱。

张木匠说,我们都成一家人了,你家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怎么能不管呢。 于是张木匠乘桑梅花下河洗衣服时,就和妈妈商量再拿五千块钱给她。 妈妈开始不同意,但是经不住张木匠好说歹说,反正她就这一个儿子,拿就拿吧,平时把媳妇看紧就行了。 桑梅花洗衣服回来后,张木匠就把五千块钱交给她说,你赶紧到镇上去把钱寄回家,我今天要到李村去做事,就不能陪你了。

桑梅花接过钱激动地说,我一个人到镇上去,你放心吗?张木匠说,这有什么不放心的,你都是我的人了。 桑梅花便骑着家中仅有的一辆旧自行车上路了。 桑梅花前脚刚走,张母就从菜地回来了。 她问儿子,你媳妇呢?张木匠正准备去李村,随口应道,到镇上寄钱去了。

张母焦急地说,儿子啊,你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去呢?她要是跑了怎么办?张木匠说,妈妈,你不要疑神疑鬼的,都成了一家人,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说完就匆匆走了。

张母实在不放心,就锁了门,慌慌张张地往镇上赶。

她在村口遇到胡山,连忙说,胡山,快带我到镇上去。

胡山骑了一辆摩托车,问她有什么急事?张母便把媳妇要跑的事说了。

胡山一听,觉得事关重大,自己去年买的媳妇就是这样跑掉的,便立即带上张母向镇上飞奔而去。

桑梅花来到镇上,并没有去邮局,而是来到一个小旅馆,把五千块钱交给了朱古力。

朱古力把钱收好后,抱着她就想做那事。 桑梅花推开他说,别别,我今天没兴趣。 朱古力盯着她的眼睛说,你是不是假戏真做了?我可要告诉你,象你这样的人,对任何男人都不要动真感情,否则是没有好下场的!桑梅花没好气地顶了他一句说,那么对你呢?朱古力说,对我当然不一样,我们是什么关系?桑梅花轻轻叹了一口气说,我得走了,否则他妈妈会找来的。

胡山把张母带到镇上后,就说,伯母,你在这慢慢找,不要着急,找着了就把她抓住,不要让再跑了,我还要到城里去,不能陪你了。

张母说,你快去吧,我自己找就行了。 谁知她在镇上转了半天,也没见着媳妇的影子,心里想,这媳妇准是跑了,怎么办呢?赶紧回家和儿子商量,让他到派出所去报警吧。 可是等她赶回家一看,桑梅花正在家中做饭呢,悬在嗓子眼里的心这才落下去。

此后,桑梅花用同样的方法,又在张木匠那里拿了两万块钱。

当然那两万块钱也都转到了朱古力手上。 当桑梅花最后一次把三千块钱交到朱古力手上时,朱古力不高兴地说,不是说好五千吗,怎么只有三千呢?桑梅花说,他们家实在拿不出更多的钱了,我也不忍心再要下去。 朱古力叭地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说,臭婊子,你是不是对那个瘸子动了真情?桑梅花眼里含着泪水说,不许你侮辱他!朱古力愣了一下说,你回去后再要三千块钱,三天后的晚上,我在村边的柳树林里等你,你把换洗的衣服带上,不要再回去了,我们换地方。 这天傍晚,张木匠从李村收工回来,肩上挑着做木匠的工具,怀里揣着为桑梅花借的三千块钱。 当他走到村边柳林旁时,忽然听到有人在里面争吵,再仔细一听,那个带着哭声的女人分明就是自己的媳妇。

这是什么人在欺侮自己的媳妇?张木匠把担子放下,顺手拿了一把斧头捌在身后。

他走进柳林一看,扯着自己媳妇的人却是她表哥朱古力。

张木匠说,你们这是干什么,有话为何不到家里去说?朱古力一见张木匠,吃了一惊,但很快镇定下来说,她父亲都快要死了,叫她借钱她说没有。

我是昨天从家里赶过来的。

张木匠连忙把怀里的三千块钱掏出来说,我只能借到这么多,你先拿回去救急。 桑梅花一见张木匠又要把钱给朱古力,情急之下一步跨上前去挡住张木匠说,钱不能给他!张木匠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朱古力一把把钱抓过去,瞪着桑梅花说,你不想你父亲活命啦!然后他又对张木匠说,她父亲想见她一面,我今天晚上就带她回去。

张木匠说,可惜我走不掉,不然我要陪你们一道去。

朱古力说,你家里忙,就不用费心了,过几天我就让桑梅花回来。

说完他就拉着桑梅花说,我们抓紧时间走吧。

桑梅花一动不动,眼里噙满泪水。

张木匠安慰她说,你不用伤心,回去见父亲一面,要是还需要钱,你就打信过来,我再想办法。 朱古力说,快走啊,你还愣着干什么?桑梅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她猛地跪到张木匠面前说:张大哥,你是好人,我再也不能骗你了。 他不是我表哥,是带我到这里来放鹰的,把你家里的钱骗光后,就要带我远走高飞。 张木匠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把桑梅花扶起来说,你说的是真的?桑梅花含泪点头说,到了这个时候,我还敢骗你吗?张木匠此刻是如梦初醒,他走到朱古力面前,逼视着他说,你还有什么话说?朱古力蛮不在乎地说,是又怎么样,她和你做了一个月夫妻,你也不吃亏。 张木匠再也忍不住,怒喝道:放屁!把骗去的钱还给我!朱古力哈哈一笑说,还钱?你做梦吧!然后一拳打在张木匠胸口。 张木匠站立不稳,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朱古力拉着桑梅花说,跟我走,让这个瘸子去啃泥巴吧。 张木匠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心中积满仇恨,他把捌在身后的斧头拿出来,高高举起,猛地向朱古力头上砍去。 一抹鲜血濺过后,朱古力倒在地上。

一个星期后,在宁川县监狱探监窒,桑梅花流着泪对张木匠说,张大哥,是我害了你。 张木匠说,这不怪你,只怪那个朱古力欺人太甚。

桑梅花说,张大哥,只要你不嫌弃我,我永远等你!。

  • A+
所属分类:儿童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