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万章下·第一节全文及翻译赏析

来源:本站2019-06-12183 次

孟子·万章下·第一节全文及翻译赏析

孟子·万章下·第一节全文及翻译赏析_孟子当前位置:>>>孟子·万章下·第一节时间:2016-03-1314:18作者:阅读:6529次《孟子·万章下·第一节》文言文全文孟子曰:“伯夷,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恶声。

非其君不事,非其民不使。

治则进,乱则退。

横政之所出,横民之所止,不忍居也。 思与乡人处,如以朝衣朝冠坐于涂炭也。

当纣之时,居北海之滨,以待天下之清也。

故闻伯夷之风者,顽夫廉,懦夫有立志。

伊尹曰:‘何事非君?何使非民?’治亦进,乱亦进。

曰:‘天之生斯民也,使先知觉后知,使先觉觉后觉。

予,天民之先觉者也;予将以此道觉此民也。 ’思天下之民匹夫匹妇有不与被尧舜之泽者,若己推而内之沟中,其自任以天下之重也。

柳下惠,不羞污君,不辞小官。 进不隐贤,必以其道。 遗佚而不怨,阨穷而不悯。 与乡人处,由由然不忍去也。

‘尔为尔,我为我,虽袒裼裸裎于我侧,尔焉能浼我哉?’故闻柳下惠之风者,鄙夫宽,薄夫敦。 孔子之去齐,接淅而行;去鲁,曰:‘迟迟吾行也。

’去父母国之道也。

可以速而速,可以久而久,可以处而处,可以仕而仕,孔子也。 ”孟子曰:“伯夷,圣之清者也;伊尹,圣之任者也;柳下惠,圣之和者也;孔子,圣之时者也。

孔子之谓集大成。

集大成也者,金声而玉振之也。 金声也者,始条理也;玉振之也者,终条理也。 始条理者,智之事也;终条理者,圣之事也。 智,譬则巧也;圣,譬则力也。 由射于百步之外也,其至,尔力也;其中,非尔力也。 ”《孟子·万章下·第一节》全文翻译孟子说:“伯夷这个人,眼睛不看丑恶的色彩,耳朵不听丑恶的声音。 不是他理想的君主,不侍奉;不是他信任的民众,不役使。 国家有治就积极进取,国家混乱他就退避隐居。 横暴放纵的政事出现的地方,横暴放纵的民众居住的地方,他都不能忍受在那里居住。

想象着和乡下人相处,就象穿戴着上朝的衣帽坐在污泥炭灰之中一样。

在商纣王的时候,他住在北海之滨,以等待天下能够清明。

所以,听到伯夷这种风范的,痞顽的人也会变得清廉,懦弱的人也会树立志向。

“伊尹说:‘为何侍奉不理想的君主呢?为何役使不信任的民众呢?’国家有治积极进取,国家混乱也积极进取,他又说:‘上天生育这些民众,使先明理的人启发后明理的人,使先觉悟的人启发后觉悟的人。 我,是上天生育这些民众中先觉悟的人,我要用这个尧、舜之道来启发上天所生的民众。

’想那天下的百姓,一个个男子和女子如果有没受到尧、舜之道恩惠的,就好象是自己将他们推进水沟中一样。

伊尹就是这样自愿把天下的重担挑在肩头的。 “柳下惠并不觉得侍奉贪官污吏是耻辱,不会因官职小而觉得卑贱;他进职不隐藏自己的才干,必定要按自己的主张行事;被冷落遗忘而隐逸也不怨恨,处于困窘之境也不自我怜悯。

与乡里的农民相处,很随便地而不忍心离开。 所以他说:‘你是你,我是我,即使有美女一丝不挂赤裸裸站在我身边,又怎么能迷惑沾染我呢?’所以听说柳下惠风范的人,狭隘的人变得宽容,刻薄的人变得厚道。

“孔子离开齐国,承受着风霜雪雨就走了;离开鲁国时,说:‘我们慢慢地走吧,这是离开父母之国的道理。

’可以快速就快速,可以延缓就延缓,可以住下就住下,可以出仕任职就出仕任职,这就是孔子的行为方式。 ”孟子说:“伯夷这个人,是圣贤中清高的人;伊尹这个人,是圣贤中有责任感的人;柳下惠这个人,是圣贤中能和同于人的人;孔子这个人,是圣贤中能够因时而变的人。 孔子可说是集大成的人。

所谓集大成者,就好比演奏音乐时敲击金钟而玉磐也有振动一样。

所谓的金声,是节奏旋律的开始;所谓玉振,是节奏旋律的终结。 所谓节奏旋律的开始,是智的体现;所谓节奏旋律的终结,是圣的体现。

所谓智,就好比技能;所谓圣,就好比力量。

这就象射箭于百步之外,箭能到达,是你的力量;箭能射中,就不是你的力量了。

”《孟子·万章下·第一节》注释1.横:(heng恨)假借为“犷”。

《孟子·滕文公下》:“处士横议,以待我以横逆,横政之所出,横民之所止。

”《荀子·修身》:“横行天下。

”扬雄《长杨赋》:“东夷横畔。

”《汉书·彭宠传》注:“以威力相胁曰横。 ”这里用为横暴,放纵之意。

2.汙:(wu污)《孟子·公孙丑上》:“智足以知圣人,汙不至阿其所好。 ”这里用为贪官污吏的污之意。

3.佚:《公羊传·成公二年》:“其佚获奈何?”《荀子·宥坐》:“身不佚者志不广。 ”这里用为遗弃之意。 4.接:《礼记·曲礼上》:“由客之左,接下承弣。 ”郑玄注:“接下,接客手下也。

”《荀子大略》:“先事虑事谓之接,接则事优成。 ”《史记·平准书》:“汉兴,接秦之敝。 ”《字汇·手部》:“接,承也。 ”这里用为承受之意。 5.淅:欧阳修《秋声赋》:“初淅沥以萧飒,忽奔腾而砰湃。 ”这里用为形容轻微的风声和雨、雪、落叶的声音之意。 《孟子·万章下·第一节》评析本篇仍是对最佳行为方式的讨论,孟子举了伯夷、伊尹、柳下惠、孔子这四个人为人处世的例子,就是想要说明一个人为人处世的道和行为方式。

伯夷的行为方式对不对呢?孟子虽然没有批评他,但实际上却不赞成他;而伊尹呢?却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上天生育这些民众,使先明理的人启发后明理的人,使先觉悟的人启发后觉悟的人。

我,是上天生育这些民众中先觉悟的人,我要用这个尧舜之道来启发上天所生的民众。 伊尹就是这样自愿把天下的重担挑在肩头的。 而伯夷却是一个没有责任感的人,也就如同佛教中的阿罗汉、辟支佛一样,只顾自己的清高廉洁,只顾自己的心境安宁,而不顾天下苍生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与伊尹很相象的是柳下惠,然而他只是一个能和同于人的人,却也是一个没有责任感的人。

而没有责任感的人,是不能让天下百姓都能得到快乐的人,实际上也就是不“仁”的人,不爱民的人。 所以他的人生的行为方式是不对的。 所以孟子称赞孔子是一个“圣之时者”,就是想要说明,人们的人生理想是很重要,然而如果不是采取最佳行为方式,所谓的理想也是空谈,也是妄想。

因此孟子用“金声而玉振之”和“射于百步之外”来说明,人生做事要有始有终,而只有采取最佳行为方式才能做到有始有终。

人生做事,不能仅凭智慧,也不能仅凭力量,要使智慧和力量能够融合为一体,也就是采取最佳行为方式,人生的目的才能达到,人生的理想才能实现。

  • A+
所属分类:儿童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