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书过眼录(更新)

来源:本站2019-06-15153 次

新旧书过眼录(更新)

    新得大象出版社之旧书《南斗文星高——香港文人印象》,作者罗孚。 此书乃李辉主编“印象阅读”之一种。

李辉乃我湖北老乡,长期沉潜于现代知识分子悲喜命运(悲多喜少)的研究、书写,成绩蜚然;我手头就有不少他所写的有关胡风一案的书,和后来黄永玉的两本书,他早期的文集也有几本。

可以说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位研究型的作家。

  罗孚我不知其人也,大约记得他化名柳苏写过一篇《你一定要读董桥》,被陈子善作为书名编了一本书,这本书开启了大陆读董桥的风尚。 这风尚一发不可收拾,直到目前才渐渐平息下来。 董桥的书我收了不少,仅《文字沉浮录》就收了两套,其它的集子少说也有十余本。

  收此书主要是书中有几位我非常感兴趣的作家:曹聚仁、叶灵凤、聂绀弩等。 书到手后立即读了写前两位的几篇,还有些内容可读。

写曹聚仁的有五篇,总的评价还是公允的。 曹自持为公正的“史”家,可在夏衍的《懒寻旧梦录里》里有几句周恩来对夏衍谈及曹时说的话:“终究还是一个书生”、“把政治问题看得太简单”、“他想到台湾说服蒋经国易帜,这不是自视过高了吗?”言下之意可想而知,如若曹公在世,得听此话会作何感想,不过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曹公也因他所谓的保持“中立”,结果是左右两边都不讨好。   谈及曹聚仁就不能不说到他与周家兄弟的情谊,他与这现代文坛的两大主将都有较深入的交往,写有两本有关鲁迅的书,《鲁迅评传》、《鲁迅年谱》;但我更感兴趣的是周作人的《知堂回想录》,这本书我有三个不同的版本,最早的一本是香港三育图书版,最近的这一版 是止庵山校订的北京十月社的再版本,还有一个敦煌出版社版。 文章说《知堂回想录》的写作与出版,是曹聚仁一手促成的,可曹却不居功,将此功让给了罗孚,但不知何故罗孚也不完全应承,只承认他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以我看,不管是谁,他俩真是为文化界做了一件大好事。   写曹聚仁的几篇,可以看到罗孚与曹的关系比较微妙,不敌不友,亦敌亦友,保持着某种若即若离的态度(后来才知道罗孚的身份)。 写叶灵凤的五篇则是饱含着真挚的情感的,可见俩人的友谊就深很多,文章对叶也多有回护,对于他骂鲁迅一事也尽量就事论事,不多作评判。   叶灵凤前半生身处乱世,身份较为复杂,但在后半生是以藏书家而名世,过着购书、读书、写读书随笔小品的书生生活。 我猜想这也许才是他最心仪的生活,当然了,也是读书人的理想。

他的书话作品,以三联版的《读书随笔》(一二三集)最为著名。

书由丝韦所编,后来我才知道丝韦是罗孚的笔名之一,文章中提到过这套书,但没有说书是由他编的。 后来大陆陆续出了几套他的文集,花城出版社的《叶灵凤文集》(四册)、文汇出版社版的“叶灵凤随笔合集”三种:之一《忘忧草》、之二《文艺随笔》、之三《北窗读书录》,为陈子善所编。

这几种书我都有一些,但不全。

  五篇中有一篇《叶灵凤日记谈鲁迅》,是叶灵凤日记的选录,记录日常的一些琐事与杂感,谈鲁迅的地方并不多,文章以此为题似有些不确,但里面摘录的清人杂记中的两联颇可玩味。 我抄录如下:“书似青山常乱叠,灯如红豆最相思。

南楼楚雨三更远,春水吴江一夜增。 ”这前一句与我的书房最为切合,但我是早已不心猿意马了,却不知那时,叶灵凤在摘录此句时有何感触!  另:网上查罗孚,才知罗孚是个有故事的人,可知我这人的孤陋寡闻了。 已在网上订了几本他的书一读。

  • A+
所属分类:儿童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