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向朴树借钱,朴树回复两个字让他记了一辈子

来源:本站2019-07-09192 次

高晓松向朴树借钱,朴树回复两个字让他记了一辈子

1月27日,韩寒在微博放了一首高晓松为电影创作的新歌《飞驰的人生》,演唱者是老狼。

高晓松转发回复:好多年没跟狼哥合作了,再次听见自己的琴声变成他的歌声,恍如隔世。 岁月飞驰而过,幸好大家还在。

幸好大家还在,幸好友谊还在,时间总会留下最值得的人。 高晓松年少成名,一路有酒有肉有朋友,却没想到人到中年,反而有些磕磕绊绊。 那一年,因为行业不景气,再加上自己很久没有写歌,很多唱片公司已经不记得他了,高晓松的生活突然变得捉襟见肘。 无奈之下,他去找朴树借了15万。 朴树不爱说话,就回过来俩字:账号。 过一阵子,朴树也过气,没钱了。 他依旧只给高晓松发了两个字:还钱。 臧天朔在《朋友》里唱到:朋友啊朋友,如果你正享受幸福,请你忘记我;如果你正承受不幸,请你告诉我。

真正的朋友就像星星,不是总能看见,但你知道,他们就在那,从不会离去。

那一年,高晓松因酒驾锒铛入狱,恰逢他导演的第一部大制作电影《大武生》在上海首映。

当时韩寒刚在山东比赛完,回家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去现场帮他捧了场。

前一段时间,韩寒去《晓说》做客,高晓松又说起这事。

他说,这件事让他特别感动,人生总要有这么一段经历,才能看出来人心。

因为纵使电话打了一圈,到场的却只有韩寒,而且韩寒还是他打电话人里面最不喜欢社交的那个。 欧普拉说过一句话:许多人想和你共乘豪华轿车,但你真正想要的是当你遭遇抛锚时,可以与你一起搭公车的伙伴。

太多人,近在眼前,却看不清。 而有些人,隔着一片又一片人海,却不停地向你挥手。

那一年,作为高晓松多年老友,老狼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到高晓松入狱的事。

老狼说:这次这个事情确实是他做得不对。 我觉得对于高晓松来说,也不一定是个坏事,至少对他是个警醒。

高晓松在《奇葩说》上说过一段话:什么叫真正的友情?说哥们走,砸店去。

哗哗哗,站起来抄家伙的,不是那最好的朋友。

真正的好朋友,是唯一敢说你丫坐下的。

老狼就是那个对高晓松说你丫坐下的人。 高晓松说:要是没老狼拽着,我不知道在名利场里打滚,我会打成个什么样了。

后来他出狱,老狼给高晓松塞了十万块钱:我去年演出比较多,而你在里头吃糠咽菜呢,比较苦。

你一直花钱大手大脚,没钱了,我养你。 老狼说自己当时估计他在看守所饿瘦了,没想到出来后还是这么胖。

开始的时候高晓松不要,老狼说:就当生日礼物了。

高晓松拿这钱买了这辈子第一件名牌衣服,因为他觉得这钱是白来的。 而老狼还是穿一千块钱的衣服都觉得贵。

2019年,是老狼和高晓松认识第30个年头。

两个人笑过吵过,闹掰过,也和好过,但终究不负时光,也不负彼此。 知乎上有个问题:什么样的朋友是真正的好朋友?下面14152个回答,有一个回答很简单,却有2000多个赞:相见亦无事,别后常忆君。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要和你见面,只是分别后经常想念你。

我想,这对老人是对这句话最好的解释。

深圳卫视曾经有一档寻人的节目叫《你有一封信》,最后一期是《有些人在心底,从来没忘记》。

一个已经80岁的老人颜世伟,来找已经62年8个月26天没见的同学刘元江。 那个年代没有电话没有网络,有些人,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颜老早已经移居美国,在他70岁的时候,意识到时光不多了,唯一想实现的就是找到刘老,他找遍了老同学,却没有得到关于刘老的消息。 于是从美国飞回到中国,去了中学,去了沈阳,去了山西,甚至掏钱在山西日报连续登了一周的大篇幅寻人启事,仍然空手而归。 在节目现场,这名叫刘元江的老人受邀而来。

隔着节目组搭建的屏障,颜老问:你还记得蚂蚁河的冰霜吗?记得呀。 你还记得大礼堂的钟声吗?记得。 那就是我们共同走过的路呀。

颜世伟继续说:刘元江,你还记得在学校前边的宿舍里,你每天早上给一个同学洗脖子吗?他因为得大骨节病,够不着脖子。 记不清了。 你能记得1951年10月24号,有几个同学到临江车站,为一个远行的同学送行,当火车要开动的时候,他忽然招手说:鸭绿江水千尺深,不及同学送我情,你把这都忘了吗?对不起,真的对你不起我真的都忘了........81岁的刘老因为记不起来的愧疚感失声痛哭,不知所错。

那1955年1月份,你有个同学得肺结核了,你给他寄去了四十块钱,这件事你能想起来吗?这是他的一笔救命钱,他至今都想着你,你当时养着6口人,你还能拿出这40块钱援助你的同学。

刘老陷入回忆,没有出声。 那你有一个同学在大连你知道吗,他叫什么名?大连多了,颜世伟呀!就是我!颜老激动地喊道。 62年过去了,刘元江不再记得他帮颜世伟洗脖子,不记得自己去车站送他,甚至不记得自己给他寄了40块救命钱。 但他却记得颜世伟这个名字,还有他带给自己从大连带到沈阳的苹果。 他记不得自己带给别人的好,却始终记得别人带给他的好,以及那个萦绕在心头的名字。

最后颜世伟写了一封信给刘元江:我们分别至今,已经整整过了62年,这个时间,对于一个人的生命来说,不算短了,但是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你的音容,你的名字,还有我们的友谊,都一直活在我的心里。

就像62年前一样的鲜活,无论我去了大连还是沈阳,是天津还是美国,也无论你在临江,还是沈阳还是山西,在这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我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你。 两个人约定要再回到母校去看看,看看老同学,看看老学校,共同寻找童年的足迹。

林语堂写到:真诚的友谊永远不会特别表白的。

真正的好朋友彼此不必通信,因为既是对彼此的友情信而不疑,谁也不须要写什么。 一年分别后,再度相遇,友情如故。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少壮能几时,再见鬓已苍。

有些人在心底,从来没忘记。 人这一生大约会遇见8263563人,认识27000人,会变得熟悉的有3619人,会彼此亲近的只有275人。

那一直陪在身边的,又有几个?在一则短片里,有5个人被要求删掉手机通讯录里面不会主动联系的人,删掉因为工作和应酬才有联系的人。

除了家人,最终剩下能说真心话的人,不过两三个而已。 看到这个数字,大家显得有些尴尬和沉默。 我们一路前行,为了事业,为了欲望,为了梦想。

却在不知不觉,丢掉了一些东西。 那些曾经互诉衷肠的朋友,那些一起走过的春夏和冬秋。 年纪越来越大,反而朋友越来越少。

测试到最后,即使是这无论如何都不能删掉的两三个人,也与他们至少半年时间没有联系过。

他们现场拨通对方电话,有人虽然很久没有联系,但是就像是从未分开过一样,聊得很热络。 看世界杯当然看啦,看得第二天都快起不来了。

而有的人,直接挂了。 短片最后,是这样一句话:时间会留下最值得的人。

其实我觉得,时间会让你看清谁是那个值得的人,但是如何珍惜他们,留下他们,却是你的事。 因为有些人,不是时间把他们弄丢了,而是你把他们弄丢了。

不要最后什么都有了,却没有了在乎的人。 一辈子之所以漫长,是为了能让你在最后跟他们说一句:一生有你,真好。 只愿多年以后,你还能提着老酒,去见老友。

  • A+
所属分类:儿童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