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比我穷的人多了,为什么我总认为自己就是社会底层(第2页)

来源:本站2019-07-10105 次

身边比我穷的人多了,为什么我总认为自己就是社会底层(第2页)

  zhuan  李工两口子都是一家央企子公司的工程师,李工两口子都是企业的退休技术人员,李工前年退的,夫人十年前退的,两口子月退休金合计有六千多元。 这个收入水平可是两口子奋斗了大半辈子第一次见到过的。 自从李工第一次领到了退休金那个时候起,两口子差不多偷着乐了好几个月,庆幸自己赶上了好时候。

  一件事使李工两口子再也乐不起来了。   好几个月不见的邻居从外地回来了。 这对门老龚原本也是和李工一个单位的企业工会干部,后来被夫人劝降跳槽到了市政园林绿化公司做了技术员。 也是和李工同年办了退休。

不同的是老龚两口子退休之后就经常出门,或旅游、或去给儿子帮忙生活。   一次老龚和李工聊天,说到身体上的毛病,老龚自豪的说:“三高一样没有,慢性病没上门服务,每天能吃20块钱的肉;”。

  这个时候李工才晓得了,老龚两口子退休金相加共计一万多,老龚的老婆还只是个初中毕业的绿化队调度员。 这一差就是小一半,李工两口子从此闷起来了------。

  老何今年78岁了,退休在家小20年。 老何退休于省水利厅工程公司,是位泥瓦匠,老何退休早,每月退休金只有两千多。 老何的老伴是位农妇,除了每月能领到百十元的基本养老金之外没有啥别的退休待遇。 农村生活,老两口的退休金谁都觉得不富裕,没大事的话,也足够日常开销了。

  “这老两口可是我们这个穷山沟的小地主了。 ”连村主任都羡慕老何家的生活,这道挺招人好奇的。   原来老何这张嘴挺惹事。

“隔三差五就有单位上的人给送来一千元,逢年过节还多,一次过大年给了六千,问是什么钱?来人不让问,说问了就没有了”。   原来,小地主是这样富起来的------  三嘎从小对不起爹娘,哥仨打遍一条街,没人敢惹。 哥仨轮流坐班房,从没有哪一年年夜饭哥仨到齐过。 为此,老父亲四十多岁就得了绝症不治自个走了。   早就过了找工作的黄金年龄,三嘎不知道是第几次出狱后,公安忙了好些日子,终于给三嘎联系到了环卫处做环卫工了。 赶上嘴好使,五十多岁时,三嘎当上了环卫队的片长,也就是管一条街的环卫小组长。   前年,退休的时候好事来了,三嘎的退休金小六千,比当年同班好学生高出了三分之一还多,甚至超过了国企处长、全国劳模退休的初中时的老班长和老同桌。 ------  网上这个帖子火了有些天了:  “三个战友:一个回乡务农,月退休金70;一个去了国企,退休拿2200;一个做了事业单位职员,月退休6000;  三个清华同学:一个响应号召去了边疆,月退休3200;一个留校任教,退休后月入9000;一个做了公务员,退休拿到了12000;  这还奋斗啥,找个好工作,胆子再大点,混个差不多的官职不就全齐了。 这个世界上是不是还有第二个国家这么搞的?”------。

  • A+
所属分类:儿童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