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何为忠贞,何为荡妇

来源:本站2019-07-10116 次

《白鹿原》:何为忠贞,何为荡妇

  在我眼中,更留意《白鹿原》的女人们,一生在爱欲苦海中挣扎,是命,是苦,是求不得…  1、田小娥:女人经过几个男人才叫荡妇  她有4个男朋友。

  给第一个泡枣,色诱了第二个,想和第二个好好过日子,哪怕不能进入祠堂,窑洞栖身,可他终究舍弃她走了。   为了打听第二个男人的下落,她去求第三个男人,他说,睡下说。

  终究,被他利用,色诱了第四个男人。

在她明白了被欺骗后,也尿了第三个男人一脸。

  被性奴过,勾引过,爱过,想要为一个人好,和他好好过日子,却被千夫所指。 她要是明白那是个不能谈性的年代,女人是不能选择不能追求自己幸福的,也不至于被唾弃被柳条鞭打被扒了裤子吊起来羞辱。   她要的,不过是追求自己的幸福,不过是能进祠堂,不过是有人宠着好好过日子。

  勾引长工看她洗澡也好,色诱黑娃与之私通也罢,总比给郭举人倒尿盆泡枣好。   她想要做人。 在郭举人那里,她不是人,只是佣人。   外表的锦绣难敌内心的寂寞。   遇到黑娃,偷情被抓,他没抛下她,而是想娶了她。

她眼里有了光泽。   本来,她可以住在破窑洞里,白鹿原人走她们的路,田小娥走她的路。

  用首饰换老母鸡下蛋给黑娃补身子可以,不让进祠堂也可以,但独不可以的,是黑娃农协运动后,她被吊起来扒光了裤子——她们为啥笑的那么开心哩。   这是田小娥,仅剩的尊严。   尊严?尊严敌得过那个世道,敌得过生存么?  她为了活下去,跟过4个男人。

被骗过、爱过、珍惜过。

  她是荡妇吗?  的确,她勾引过,也享受过。

在那个不能求爱不能讲性的年代,她是被唾弃的。

但那些男人们呢,凡是有名士风范的,表面对她厌恶至极,暗里却钻人家的窑洞。

多么讽刺。

  最正经的读族规的白孝文倒在最不正经的她的怀里。   最德高望重假装正派的鹿子霖趁人之危。

  被欺凌的是她,被责打的她,男人被勾引,只怨女人是荡妇。   想要抗争,想要做人,想要选择婚姻,就死了那份心吧。   遇到困难,黑娃跑了,不肯带着她;白孝文去谋公差了,也撇下她。

  甚至,她为了肚子里的娃,想要吃口饱饭都没有。   鹿三刺向她的时候,一声“达......”  再无可爱之人,再无可欲之人。

  所谓荡妇?只是被吃人的社会逼的而已……  2、冷秋月的忠贞执念  因为爱过,才真正的痛苦。   因为懂文墨通三从四德,才执着,要出嫁从夫。   因为孝公婆,才抱着被子,貌似不知廉耻的跟在鹿兆鹏身后想传宗接代。   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逃离一人需要理由吗?  曾经冷先生以为,通诗书,懂文墨,知礼仪,孝公婆,谨遵出嫁从夫的女则的女子是他教育的最好的女儿,所以,他要把她嫁给他最看好的后生鹿兆鹏。 结果,同样因为她受的是封建教育,所以,一心想破除封建,见过外面世界的鹿兆鹏,就对这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厌恶至极,所以,这种一个爱,一个逃,才是真的痛苦。   爱欲,压抑翻滚。

  人心,七情六欲。

  冷秋月怎么会不想要鹿兆鹏的爱?哪怕,她退一步,说,鹿兆鹏如果外面有人,她愿意她做大,人做小。

  终究不得。 鹿兆鹏追求的是恋爱自由,哪怕她那么美,他依然看不到,他宁睡了弟弟的女朋友白灵。

  而冷秋月,只不过是一个凡人。

  她懂礼仪,却有人性。

她会思春,会说,“我快守不住了”,她甚至羡慕田小娥,她病态了……  她说她达的事,不过,是她也有渴望有幻想罢了。   那个年代,没有婚姻自由,冷先生为了面子竟然用药毒哑了她。

  她上吊了,她最后的遗愿是和鹿兆鹏葬在一起。   冷先生哭了,为了她好,他把她嫁出去。

  为了她好,他害了她。

  情与欲,爱与婚姻,那又顺从谁安排的轨迹?  3、仙草:爱一个人可以不顾禁忌  仙草,她是白鹿原里最幸福的女人。   因为白鹿的传说,她得以嫁给白嘉轩。 因为爱,她又扔掉腰间的小棒槌,她命硬,她勇敢追爱,为白嘉轩开枝散叶,不似那死去的6个女人。   她朴实、任劳任怨、她跟着白嘉轩,只想过简简单单的生活。   简单到,给他做诱人香辣的油泼面,给他生儿育女,一生只爱他一人。

  可是终究,她死在他怀里,她说,我跟你一辈子,要你一副棺材,你不亏。   最爱的人哭的泪眼婆娑,“仙草,你死了,我怎么办。

”  从他扛起她走,说,“这是我媳妇哩,有啥背不得”到她新婚夜的肚兜下的6个打鬼的小桃木棒槌……所以,她算不幸的社会中的幸运。

  只是这回忆杀,让人有点痛。

  • A+
所属分类:儿童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