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糙汉形如疯狗拿起木棍就朝幽谷捅

来源:本站2019-07-13175 次

那年糙汉形如疯狗拿起木棍就朝幽谷捅

  秋风的刀,渐渐锋利,秋叶纷纷落下,该是瓜熟蒂落的收获时节了。   可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季节,总会出现普普通通的意外。

比如,一个果子,长得太歪,无法最后长成,无人采摘。   她叫秋,一个很有味道的女孩,看着一匹匹白马从身旁掠过,从开始的有些心痛到后来的无动于衷。

不知不觉,已经加入剩女的行列。

  一早,秋的妈妈就乐颠颠地说,孩子,终于有人给你说媒了,人家不错的。   秋无语,她知道,这只是又一次无意义的走过场,还不如走马灯,还能有一丝光亮,什么图案好看,还可以转回来再看看。

  再说,男人,都是可怕的长毛怪物,最后,都要不怀好意地伸出他们肮脏的器官,扎伤女人的皮肉,敲碎女人的骨头,看着女人痛哭嚎叫,他们就无比快慰地笑。

男人,没什么好看的,看上几眼,就会做恶梦。

  十四岁的秋,好像一枚刚刚有了些甜味的苹果,该凸起的地方,都圆润着,招摇着,向世界张开了青春的经幡。

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她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跌倒了,刚想爬起来,却被一个力气好大的男人给重新按倒。 你要干什么?男人不答话,脑袋上蒙着一块黑布,看不清长相,呼吸很急促,用一只手和一条腿抵得她无法动弹,另一只手,就撕扯她的衣服。   你这个流氓,混蛋。

秋的呼喊的嘴,被男人的大手,迅速捂住。

阳光很明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个时刻,却无法照耀在这个罪恶的角落。

上衣很快被撕毁,秋仍然用能得空动一下的双手四处乱挠,渐渐地没有了一点力气。 男人对一个女人完成一场屠杀,不需要取得她的性命,只是毁灭她的清白,已经足够。

  为了防止她反抗,男人不停地击打着她太阳穴的部位,太阳,白云,蓝天,身旁的玉米地,都有了让人作呕的血腥味。

  什么时候,起风了,秋醒来的时候,风正吹得柳笛儿响个不停。

  身下,有一条恐怖的血虫,开始还在慢慢蠕动,后来变干,变黑,让她歇斯底里。   回家的时候,她只是跟大人说,摔了一跤,好重,浑身已经没有力气。 后来,姥姥发现她发高烧,大家才有些慌神,但是,那个县医院,晚上没有值班医生,只好等到第二天白天再看。   第二天,秋挺过来了,淡淡地说了句,我没事,然后,就摇摇晃晃地上学去了。

姥姥说,秋,打小就顶结识的,不怕折腾。   秋相信,那个秘密,被埋入土壤,无论后面的季节如何轮回,也不会再发芽。   十九岁,二十二岁,二十三岁,秋都与传说中的爱情擦肩而过,因为那些男孩或男人,与秋交往一段,都对要得到秋的身体急不可待,秋口头拒绝了一个,拼命拒绝了两个,还用手,抓伤了一个男人的大腿。 秋只是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在那个男人的大腿上,抓出“色狼”两个字,他和那个混蛋,肯定是一伙儿的。

  开始有人对秋指指点点,说,她是一个先天发育不全的女子。 再后来,传闻更加具体,说她,是一个克夫的,石女。   秋的妈妈不信,拉着秋去了市医院,果然,她有先天阴道闭锁式缺陷,需要手术治疗。   手术很成功,秋,终于可以和其他的女人一样,妩媚地舞动了吗?  秋自己不这样认为,那样恐怖的一幕,仍然无比清晰,男人,已经成为她心理上永远的死对头。

  查房的时候,居然有一个男护士跟在医生的身后,医生走了,他冲着面色阴沉的秋说,嗨,开心一点吧,手术很成功,很快,你就可以出院了。   秋没有说话,继续看着窗外的树叶,在一阵风的吹拂下,沙沙作响。

  那个男护士,叫东。

是秋无意中瞟到了他挂在衣服上的名签,上面的照片,表情严肃,没有他本人看着阳光灿烂。   东对秋的关心,是发自内心的,秋感觉到了,身体里有一股温暖的激流,被慢慢唤醒。

  但是秋依然以石头般的冷酷,将东刚刚拢起来的火苗,扑灭。

  妈妈说,那个要跟秋见面的,就是东,真没想到,在这遇到了。   东对秋说,你是那么美,我知道配不上你,那么,做你的一个普通朋友,总是可以吧?让我一直照顾到你出院,好吗?  秋终于出院,和东挥挥手,说了声“再见”。

东也挥了挥手,脸上的笑容依然阳光,语气却有些惆怅,说,我真希望自己是冬天的冬,这样,就可以永远站在你的身后,看着你翩翩起舞。

  这样温暖的一句,秋听到后面无表情,只是身体,微微晃了晃。   秋的后面是冬,季节就是这样安排的。 冬,不会离开秋。

如果爱情有幸福,也许她会选择打开心扉,选择去相信爱情一次.....  他很快,就再次联络了秋,告诉她,到医院来一趟,医生有新的医嘱给她。   来到医院,秋惊讶地发现,东,摇身一变,成为了主治医生。

东淡淡地说,是他自己主动要求做一段男护士的,说着,就将一瓶药递给了秋。   是什么药,消炎的吗?  不是,是消融的,希望能打破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坚冰,你会给我这样的机会吗?  面对东热辣辣的目光,秋胡乱说了句不好,就落荒而逃。

不是因为她不相信爱情没有幸福,她只是芳心突然有点乱了......但最后,他们还是开始了爱情。   他们之间的交往,淡如水,不知是谁,在里面掺入了一点蜜。

  东知道,秋刚刚经历了一场非同小可的手术,身体的康复会很快,心理的康复,需要时间。

  东没有没有像其他的男孩和男人,对秋提出过分的要求,顶多就是拉手,或是摸摸她的头发。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终于,秋向东哭诉了自己悲惨的十四岁。

  东不住摇头,不可能,那应该是你的一场噩梦吧?  是噩梦,也是现实,那个混蛋,无法进入,就用手,死命往里捅,还用一根树枝,在里面疯狂搅动。

  秋扯掉了他脸上的黑布,看到他扭曲变形的脸,俨然就是一条即将被吊死的,绝望的疯狗的脸。 他的喉头发出阵阵呼噜声,好像有许多血泡在里面升腾。   秋说不下去了,东一把搂住了秋,不让她继续再说,任凭自己的男儿泪,流入她的脖子里。

  最终,秋用自己的唇,吻干了他脸上的泪痕。   新婚之夜,情意绵绵。   让真爱,将创痛彻底埋葬,共同面对以后的风雨雷电,迎接属于我们的春色满园吧!  那是他们床头叮当作响的风铃,伴着轻柔的月色,还有他们均匀的呼吸,发出的,美丽的宣言。

如果爱情有幸福,就让它一直这么幸福甜蜜吧!(来源:笑谈两性)上一篇:下一篇:。

  • A+
所属分类:儿童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