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楼台,秋香院宇。”辛弃疾《踏莎行·庚戌中秋后二夕带湖篆冈小酌》原文翻译与赏析

来源:本站2019-07-08102 次

“夜月楼台,秋香院宇。”辛弃疾《踏莎行·庚戌中秋后二夕带湖篆冈小酌》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夜月楼台,秋香院宇。 笑吟吟地人来去。 是谁秋到便凄凉?当年宋玉悲如许。   随分杯盘,等闲歌舞。 问他有甚堪处?思量却也有悲时,重阳节近多风雨。

【译文】  月夜下的楼阁,飘满秋天香味的院落,欢笑快乐的人们来来去去。

是哪个人秋天一到就悲伤凄凉?当年的宋玉就悲伤到这样。

  吃饭喝酒要随其自然,对歌舞享乐看得平常一般。 问他有什么可以悲伤之处?细细想想却也有悲伤的时候:重阳节快到了,秋风秋雨使人感到格外凄凉。

【赏析一】  《踏莎行·庚戌中秋后二夕带湖篆冈小酌》是南宋词人辛弃疾所写的一首词。 淳熙八年(1181年)冬,辛弃疾因受到弹劾而被免职,归居上饶。

此后二十年间,他大部分时间都在乡间闲居,此词便是作于其间。

南宋光宗绍熙元年(1190年),辛弃疾在上饶的带湖别墅篆冈喝酒赏月,成此佳作。

【赏析二】  北宋释惠洪《冷斋夜话》卷四曾记潘大临(邻老)轶事一条日:  黄州潘大临工诗,多佳句,然甚贫。

东坡、山谷尤喜之。 临川谢无逸以书问:有新作否?潘答书日:秋来景物,件件足佳句,恨为俗氛所蔽翳。

昨日闲卧,闻搅林风雨声,欣然起,题其壁日:满城风雨近重阳。 忽催租人至,遂败意。

止此一句奉寄。 即闻者笑其迂阔。

  辛弃疾用此事,变化了出处原意。

潘诗以风雨近重阳为佳兴,败兴者是催租人。

辛词以眼前晴明为乐事,联想到不久将到来的重阳佳节,更宜登高饮酒,便忧愁风雨会败兴。 这是两者的不同。 但在表达秋来景物,件件足佳句的意思上,又是彼此相合的。

化用典故,极其灵活。 因中秋后二夕而想到重阳;因篆冈小酌之乐而想到莫败坏来日趁晴宴游的兴头,扣题甚紧。 清人黄仲则诗日。 中秋无月重阳雨,孤负人生一度秋。

(《午窗偶成》)现在,中秋是有月的,只是重阳的晴朗天气还靠不住。 在无足悲之中,总算也找出一点悲来。 以只关心天气好坏来表现尘杂之念全不系心头。

这正是换一种说法来写自己恬淡闲适的生活态度。 【赏析三】  词先写良宵小酌予篆冈的愉悦。 夜月楼台,秋香院宇,笑吟吟地人来去。

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画栏桂树悬秋香。

正如题中所说,这一天是中秋过后的第二个夜晚,景物十分宜人:明月尚圆,辉映楼台,桂花正开,香飘庭院。

对景而坐,一杯在手,侍者笑颜往来,词人心情很好。

因而觉得历来文人逢秋兴悲实在大可不必。 南宋爱国文人常爱借此事讥讽当时政治上的软弱者。 现在,词人表面上对宋玉有微词,实质上也是有点瞧不起那些现实生活中多愁善感的弱者。

陆游有诗云:宋玉悲秋千载后,诗人例有早秋诗。

老夫自笑心如石,三日秋风漫不知。

(《立秋后作》)与辛弃疾的思想感情十分相似,只是陆诗表现为痴顽,辛词表现为放达而已。

  词下阕先说只是人能恬然自适,秋日里亦自可乐,承上进一步说秋不足悲。 随分杯盘,等闲歌舞,问他有甚堪悲处?杯盘、歌舞,正面点到了题目中的小酌,但要表现的思想,重点则落在随分、等闲几个字上:杯盘何妨草草,只要有兴致,不必非玉盘珍羞不可;歌舞尽可随意,能自得其乐,不在乎鼓板丝竹有无。 凡事随分而安,等闲处之,则无往而不适,纵使老居山野,则不比悲伤。

这几句话,说得似乎很旷达,但仔细体会起来,却有一点牢骚的味道。 问他有怎是诘问,意思却是确定无疑的:不足悲。 既无问意,本不必作答,但为与上阕一问一答形式保持一致,还是作了回答:思量却也有悲时。

重阳节近多风雨。

这一答,从不足悲转出也有悲来,可谓无中生有。

【赏析四】  该词通过时节变化的描写来反映对现实生活的深沉感慨,气度从容,欲擒欲纵。

文法曲折多变,巧妙采用前人诗句,辞意含蓄。 【赏析五】  题目写明,这首词作于庚戌年,即南宋光宗绍熙元年,公元1190年;中秋后二夕,即中秋后二日之夜晚;带湖篆冈,作者辛弃疾在上饶的带湖别墅的一处地名;小酌,小宴。 就是说,这个作品是在1190年8月17日之夜带湖别墅篆冈的一次小宴上写成的。

当时南宋的国力很弱,随时面临着金兵南进的威胁,特别是在秋高马肥的季节;作者一生力主抗金北伐,并提出有关方略,都没有被采纳;42岁遭谗落职,退居江西,此时已年届半百,忧国之心甚切,但在词中却表现得深沉含蓄,只是借写节序来寄托自己对政局的忧虑,颇有一点欲说还休的味道;正因为如此,其情感更见沉郁悲慨,以比兴风雨一笔点出题旨,也格外撼人心弦。

章法曲转,一波三折,跌宕起伏,摇曳生姿,于短小的篇幅中回环反复,不断蓄势,铺垫反衬,到点睛处给人以石破天惊之感。

笔重千钧而气度从容,非词家老手断难做到这样一点。   作品先写带湖秋夜的景色:篆冈的楼台为皎洁的明月所照亮,庭院里散发出秋花秋果的清香,秋天的景色多么美好啊。 这就同历来多愁善感地写悲秋词章的文人唱了反调,为下文铺垫蓄势。 接着写景中之人,笑吟吟地人来去,秋景是美好的,赏景的人来来往往,也都是笑吟吟地,纵情饮酒看月。 情景历历,如在画中。 写到这里,自然要引出问题:是谁秋到便凄凉?当年宋玉悲如许。 前二层正面写了赏秋和乐秋,作了足够的铺垫,这一层自然要诘难和否定悲秋的人:是什么人一到秋季就感叹时序由盛变衰,联想到个人的不得志,从而凄凉感伤,大写悲哉秋之为气也?回答是:当年宋玉悲秋之词就有如许之多,影响又有如许之广(参见宋玉《九辩》)。

当然,宋玉只不过是一个典型,历代文人写悲秋文章的还有许许多多,他们大多只从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的自然景观和贫士失职而志不平的个人身世出发,这就大可不必了。

  换头继续反驳宋玉式的悲秋,说是秋天到来之后,照样可以随意饮酒,随意吃菜,随意欣赏歌舞,随意观看天上的秋月,欣享庭院中秋花秋果的清香,问他还有什么值得悲伤的呢?到此铺垫已经很多,蓄势也已十分充足,该是打开真情流泻的闸门,让思想的浪峰纵情奔流的时候了。

于是,结末反跌下来:思量却也有悲时,重阳节近多风雨。 北宋诗人潘大临就曾写过满城风雨近重阳的名句,稼轩词暗中化用这个诗句,忧虑重阳节快到时,那多风多雨的天气会给人的生活带来很大的不方便,更不用说看月赏花了。

这是双关,也是比兴,风雨不仅是自然的,更多的还是暗喻南宋的政治形势,担心金兵于秋高马肥之时前来进攻,他多年之前的词作《水调歌头》就曾写到落日塞尘起,骑猎清秋。

古代北方少数民族统治者常在秋高马肥的时节犯扰中原,1161年秋季金主完颜亮率兵南侵一事,给稼轩留下极深的印象,他写的胡骑猎清秋,即指此事而言。 现在中秋又过,快近重阳,南宋朝廷风雨如磐,摇摇欲坠,如何能不忧虑悲愁呢?至此,我们知道词人辛稼轩也是暗中悲秋的;不过,他一不是为节候的萧疏而悲秋,二不是为个人身世的衰落而伤情,这二者都是他所反对的,他的悲秋有更深刻的政治原因,更广泛的社会意义,他是为国家、民族的命运而悲秋,他所抒写的是对当时整个政治军事形势的忧虑。

这首词用比兴手法,明写对节序的态度,暗写对政局的关注。 分页:。

  • A+
所属分类:儿童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