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依兰慕容晋小说叫什么名字-侍妾宅斗系统好看吗 小桔灯作文官网

来源:本站2019-06-1045 次

柳依兰慕容晋小说叫什么名字-侍妾宅斗系统好看吗 小桔灯作文官网

侍妾宅斗系统第二十章远走边关依兰给老夫人行完礼落座,打量了一下老夫人,六十多岁的年纪满头白发,长相富态,脸上有慕容静的影子。 等陈嫂上好茶。 这才开口问道:不知老夫人今天来寒舍,有什么指教?老夫人一听依兰这说话的声音,就更不想让慕容晋娶了,这声音再加上这副长相,简直就是一个高级的狐狸精,这不把他儿子毁了才怪。 老夫人用很是威严的声音说道:我的来意想必你已经猜到了,晋儿是着北郡的天,什么事情都不能胡来的,他得为北郡的百姓做榜样,以你现在的身份给她做个妾还勉强可以。 要是做平妻那是不够格的,平白的为北郡的百姓添加了笑料,他丢不起这个脸,我们北郡的知府府也丢不起这个脸,所以我希望你能有自知之明,不要让晋儿为难。 依兰静静的听她说完,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气坏了。 她又没上赶着非得嫁给慕容静不可,是慕容晋非的要娶她,她凭什么受这个气?不过自己在心里又安慰了一下自己,柳依兰镇定,镇定,这里是古代绝不能发火。

依兰在心里平静了一下情绪,才开口说道:老夫人的意思民妇明白了,既然我这种身份进不了慕容家,那我就不进了,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而破坏了大人多年的好名声。 至于做妾也不是我的心愿,我柳依兰虽然身份低但是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绝不给人做妾。

老夫人见他这么好说话,说话的声音也不那么威严了,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老身可以帮你达成。 不用了多谢老夫人的好意民妇什么都不缺,依兰低头回答。

既然你同意也不愿意做妾,为了怕晋儿再来找你,你还是搬家吧!搬的越远越好,这里是一万两银票,足够你花一辈子了,老夫人说完。

老夫人身边的大丫头绿柳,就把一个放银票的小匣子放在了依兰身边的桌子上,。 依兰并没有拒绝,如果她不要银票,老夫人是不会相信,她会真的不嫁慕容晋的。 我可以晚两天再走吗?依兰沉声问。

不行,竟然把日子都定好了,你难道是想拖延时间吗?老夫人说话的声音又严厉起来。

青东在外面听见事情不妙,想要马上去告诉慕容晋,可是却被老夫人带来的人看住了,不仅把他看住了,那几个侍卫也看住了。

清东在心里有些着急,看来老夫人今天是下定决心了,不把小夫人赶走不罢休。

依兰一看这是不走不行呀!可自己地里的田七怎么办呢?伊兰想了一下有些为难的对站在门口的青东说道:你也看到了现在这种情况,那地里的二百多亩地的田七我是收拾不了了,你把他替我送给北郡的士兵们,让他们冬天能少受一点疼,好好的保卫我大历的江山。

依兰慢慢的说完。 青东一听心里就是一阵激动,二百多亩地的药材说送人就送人了,如果按市价的话那得是十多万两银子呀!老夫人一听他还有二百多亩地的药材,她马上走就得送人,自己给的那十万两银票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便又对陈嬷嬷是那个眼神,陈嬷嬷又从另外一个小匣子里拿出了一叠银票,放在哪依兰的小匣子里。

才说道:这是五万两的银票,加上先前的1万了,夫人也不差多少了。

依兰没有看他也没有看银票,转过身去对香秀说:你去给我收拾一下东西,然后把大牛叫来,愿意跟我走的就安排好家里,不愿意我就给你们结了这个月的工钱。

香绣把大牛找来两个人一合计,陈嫂走不了因为她有丈夫和孩子需要他照顾,让香秀跟着依兰走,大牛答应把依兰送到安全的地方再回来。 一行三人坐上了马车,依兰回头看了看这个自己住了半年的家,心里真的是感慨万千,无论古代还是现代,门当户对都是横在穷人和富人之间的一道坎很难迈过。 慕容晋纵然有千好万好,可惜也不是她柳依兰的菜。

看着马车渐渐的远去。 老夫人才对身边的一个侍卫说:秦阳送他们走的远远的,别叫他们半路再返回来。

是老夫人,叫秦阳的侍卫骑着快马跟了下去。

青东和那几个侍卫还被老夫人的人看着,急得不行。 眼睁睁的看着伊兰被撵走了,这叫他们回去怎么和大人交代?依兰坐在马车上,大牛回头问:夫人咱们去哪儿呀伊兰想了一下说道:大牛,咱们如果要是去江南的话,没有路引是不是不行,那当然不行,大牛回答。

刚刚忘了和老夫人又路引了,这下可怎么办?我们只能去北面了,依兰有些丧气的说。 可是夫人北面是蒙古呀!大牛有些着急的说道。

蒙古就蒙古反正我们只是普通的百姓,到那里也不会有人杀我们,在哪里也是生活就离慕容靖远一点,省得老夫人不放心,依兰慢悠悠的说完,便不再说话了,闭上眼睛开始养神。 老夫人众人快马加鞭的回到了城里,李氏否已等待了门外。

因为老夫人早上说出城去青山寺进香,还不叫李氏跟着,李氏在心里一猜就知道老夫人干什么去了。 她是乐见其成的,这件事情就算老也知道了也怪不到她身上。

把老夫人应进屋里,李氏赶紧上前嘘寒问暖,给老夫人请安。 老夫人深深的喝了一口热茶这才说道:晋儿还没有回来吗?老爷中午派人回来说京城里来人了,他要住在府衙里陪京城来的客人,这两天都不回来住了。 只要好好的准备婚礼的事,李氏轻声的回答着。 不必准备婚礼了没有婚事了,那么低贱的身份怎么能嫁给晋儿呢,老夫人放下茶杯说。

李氏一听心里乐开了花,小贱人和我斗你还嫩了点。 可老爷那边怎么说?李氏假意有点为难的说。 做什么,有什么可说的?找人放出风去,说那柳氏水性杨花跟一个蒙古来的皮客跑了,老夫人厉声吩咐府里总管下去办。 李氏都想给老夫人鼓掌了,老夫人这招实在是太高了,简直就是她学习的楷模。

慕容晋这两天忙的不行,京城里的二皇子历荣越来了,说是来边关视察的其实就是过来拉拢慕容晋的,毕竟皇权更替是需要有人支持的。

慕容晋手握重兵,又是大历朝的十大知府之一,年轻有为正是二皇子的拉拢对象。

在北郡城最大的酒楼,慕容晋设宴款待历荣越,历国的老皇帝一共有五位皇子,历荣越排行老二,是皇后嫡子也是老皇帝的唯一一个嫡子。

今年大约有二十六七岁,长得玉树临风温文尔雅,是众皇子中长得最好也最温柔的一位。 也是慕容晋从小长到大的朋友。

坐在上首和慕容晋一起说着家常,晋你都马上三十岁了膝下还没有一个儿子,是不是女人太少了?要不我在京城再为你挑几个美人送来?好为你开枝散叶,历荣越着调笑的说道。

慕容晋难得的笑了一下,瞪了一眼历荣越说道:你有那个闲时间还是好好的管好你自己的后院吧!你的女人是多,但也没看她们下出一个像样的蛋。

历荣越温柔的笑了一下说道:晋,我一直在怀念我们小时候在京城无忧无虑的日子,什么也不用想,只要完成夫子交代的课业,剩下的时间都可以自由支配。 哪像现在,整天的算计来算计去,你想过安稳的日子别人根本不让,你不动他,他就要害你,把你逼的不争也得争。 我一直想做一个闲散的王爷,领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游游山玩玩水。 生两个可爱的小宝宝,过着日出而起日落而息的日子。

可是这些我都做不到,如果我不争,我和我母后还有我外祖家,都得为我的不争而陪葬。

说完历荣越温柔的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有的只是一脸的愁容和无奈。

慕容晋也没有好的话语来劝好友,这就是生在皇家的悲哀,看着风光内里的辛酸只有自己知道。 只好说些让人高兴的事,来缓和一下屋子里气氛。

慕容晋勾了勾嘴唇说道:荣越既然过来了,就在这里多住几天,正好我过几天又娶妻,你也喝一杯喜酒再走。 历荣越有些吃惊的问:你不娶妻了吗?也没听见他过世呀!你怎么又娶妻了。 是平妻,是一个小女人我要是想娶她只能是平妻,要是让她做妾她就不嫁给我了,慕容晋说着眼里都带着宠弱。 历荣越看着这样的慕容晋真是很吃惊,是什么样的女人?竟然让一直对女人不上心的百年老铁树都要开花了,历荣越在心里就对这个女人起了好奇之心。

有些戏谑的说道:既然赶上你娶亲,我当然得留下来喝杯喜酒。

  • A+
所属分类:儿童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