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客与卖淫女友的性爱故事

来源:本站2019-09-08180 次

嫖客与卖淫女友的性爱故事

因为没有跟“啊连”做过爱,所以我实在无法从他的下体分辨出事实的真伪。 却见他下体再次雄起,戴起了套,使劲地掀翻了我,急不可耐地插入,把我从塌陷的床中央顶到了结实的床沿,而让我的大腿内侧几乎痉挛。 我直叫道:“破了,真的要被你磨破了。 ”  一位少女有条不紊地缓缓的脱着裙子,香肩若削,纤腰如藕,而旁边墙面上一幅惟妙惟肖的豪乳翘臀情色图,实在是让我分不清到底哪是现实中的真人哪是图片中的假人,只有在暗淡余光中晃动着白皙肉体光影,才让我真正分辨得清楚,才缓过神来才知道这位少女是要给我做深层次服务的。   即便是包厢里的灯光暗黄恍惚,我依然能观察到她稚嫩青涩的脸庞,和刚刚成长雏形的身段。

迎着她单薄瘦弱的还未完全绽放的身体,我蓬勃的欲望顿时熄灭了,再也不忍心去荼毒生灵这位看来还未成年的少女。

我若有所思的问道:“你多大了?”  她一丝不挂地向我走来,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这时,我才发现暗淡的灯光丝毫掩饰不了少女脸上的哀怨眼神和惊恐表情。 只见她深有城府地说道:“你是我今生的最后一位顾客,明天我要自杀!”  挺直的烟灰被震撼地颤抖的滚落了一地,我的下体也顿然萎缩了。

就在这样的一个会所里,就在这样的一个包厢里的床上,她坐在结实的床沿,我躺在微微塌陷的床中央,我辜负了我的老二,无奈而又好奇地倾听着这位才花季就投肉从色的少女的诉说。

  我是个刁蛮的女孩  我叫美丽,朋友们都习惯叫我小丽,今年17岁,不过年后就满18了。

老家在江西省的一个偏僻小镇上。 我的父亲是位乡镇普通干部,为人正直清廉,薪水微薄,却供养着整个家庭,而且不易升迁,所以我们的小日子过着紧紧巴巴,饿不死也凑合着温饱。 我的上头还有个哥哥,不务正业,无所事事。 基本上,我是个刁蛮的女孩,我行我素,我想做的事情父母一般都不会反对。

我也从小不好念书,高考名落孙山后,我就跟着我高中的死党姐妹闯荡北京了。   在北京的日子,真让我大开了眼界,但更感到郁闷。

应该说我长的还不错,有张清秀的脸庞和一条婀娜的身段,听死党说当我走在街上的时候,回头率是相当高的,可让我着实高兴了一阵子。 可是,在人才济济的北京,我一个无学历无特长的女孩实在找不到一个比较有份量又体面的工作,所以基本上都是在各个公司的前台度过的,木纳做作般地坐着,跟台旁摆放的花瓶一样,每天麻木地对着许多陌生的面孔打打招呼。 也许,这就是我的工作,不需要知识只需要脸蛋,而也只能赚取刚好温饱的薪水。   真的,北京的男人很好色的。 充当前台门面的我,经常惹来公司男同事们贪婪垂涎的目光,特别是公司高层老男人们的垂青,而时不时过来揩点油水触碰我的乳房和臀部。 当然我也不是省油的灯。

想来,我还是很喜欢物质享受的,钱真的是万能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有时候公司聚会的酒后,老男人们都要拽着我的胳膊到宾馆开房,承诺我过一阵子就给我加工资。

可是,这么的被蹂躏摧残着,好几个月后,我的工资还未见涨。

难怪听同事说,能当老板的都一个德性,黑心而吝啬,这就叫资本的原始积累把。 郁闷的我,也就很无奈地从这家的前台跳槽到那家的前台,却发现老男人们都一个样子,白天穿着西装打着领带道貌岸然,夜晚脱去衣服撅起下体禽兽不如。

  • A+
所属分类:儿童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