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卷·一串珍珠(13)

来源:本站2019-07-12157 次

第4卷·一串珍珠(13)

从哥本哈根通到柯尔索尔①的铁路,可算是丹麦唯一的铁路②,这等于是一串珠子,而欧洲却有不少这样的珠子。

最昂贵的几颗珠子的名字是:巴黎、伦敦、维也纳和那不勒斯。 但是有许多人不把这些大都市当做最美丽的珠子,却把某个无声无息的小城市当作他们的最喜欢的家。 他们最心爱的人住在这小城市里。

的确,它常常只不过是一个朴素的庄园,一幢藏在绿篱笆里的小房子,一个小点。 当火车在它旁边经过的时候,谁也看不见它。

在哥本哈根和柯尔索尔之间的铁路线上,有多少颗这样的珠子呢?我们算一算,能够引起多数人注意的一共有六颗。

旧的记忆和诗情使这几颗珠子发出光辉,因此它们也在我们的思想中射出光彩。

佛列德里克六世③的宫殿是建筑在一座小山上;这里就是奥伦施拉格尔斯④儿时的家。 在这座山的附近就有这样一颗珠子藏在松得尔马根森林里面。

大家把它叫菲勒蒙和包茜丝茅庐,这也就是说:两个可爱的老人之家。

拉贝克和他的妻子珈玛⑤就住在里面。 当代的学者从忙碌的哥布哈根特地到这个好客的屋子里来集会。

这是知识界的家唔,请不要说:嗨,变得多快啊!没有变,这儿仍然是学者之家,是病植物的温室!没有气力开放的花苞,在这儿得到保养和庇护,直到开花结子。

精神的太陽带着生命力和欢乐,射进这安静的精神之家里来。 周围的世界,通过眼睛,射进灵魂的无底的深处:这个浸在人间的爱里的白痴之家,是一个神圣的地方,是病植物的温室。

这些植物将有一天被移植到上帝的花园里去,在那里开出花朵。 这里现在住着智力最弱的人们。

有个时候,最伟大和最能干的头脑在这里会面,交流思想,达到很高的境界在这个菲勒蒙和包茜丝茅庐里,灵魂的火焰仍然在燃烧着。 ①柯尔索尔(Korsor)是瑟兰岛上极北部的一个小镇,跟哥本哈根在同一个岛上。

②这是1856年的情形。 @佛列德里克六世(FredrikdenSjettes,1768~1839)是丹麦的国王(1803~1839),也是挪威的国王(1808~1814)。

④奥伦施拉格尔斯(AdamGottlobOelenschlagers,1779~1850)是丹麦有名的诗人和戏剧家。

⑤拉贝克(KnudLyneRabbek)是丹麦一个多产而平庸的作家,死于1830年。 但他和他的妻子珈玛(Camma)在丹麦文艺界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因为他们的家是丹麦文艺界一个集会的中心。 我们现在看到了古老的罗斯吉尔得。

它是洛亚尔泉旁的一个作为皇家墓地的小镇。

在这有许多矮房屋的镇上,教堂的瘦长尖塔升向空中,同时也倒映在伊塞海峡里。

我们在这儿只寻找一座坟墓,在珠子的闪光里来观察它。

这不是那个伟大的皇后玛加列特的坟墓不是的。

这坟就在教堂的墓地里:我们刚刚就在它的白墙的外边经过。

坟上盖着一块平凡的墓石,第一流的风琴手丹麦传奇的复兴者就躺在它下面。 古代的传奇是我们的灵魂中的和谐音乐。

我们从它知道,凡是有滚滚白浪的地方,就有一个国王驻扎的营地!罗斯吉尔得,你是一个埋葬帝王的城市!在你的珠子里我们要看到一个寒碜的坟墓;它的墓石上刻有一个竖琴和一个名字魏塞①。

我们现在来到西格尔斯得。

它在林格斯得这个小镇的附近。

河床是很低的。

在哈巴特的船停过的地方,离茜格妮的闺房不远,长着许多金黄的玉蜀黍。

谁不知道哈巴特的故事呢?正当茜格妮的闺房着火的时候,哈巴特在一株栎树上被绞死。 这是一个伟大的爱情故事。 美丽的苏洛是藏在深树林里!②这个安静的修道院小镇隐隐地在长满了青苔的绿树林里显露出来。

年轻的眼睛从湖上的学院里朝外界的大路上凝望,静听火车的龙头轰轰地驰过树林。

苏洛,你是一颗珠子,你保藏着荷尔堡的骨灰!你的学术之宫③像一只伟大的白天鹅,立在树林中深沉的湖畔。 在那附近,有一幢小小的房子,像树林中的一朵星形白花,射出闪烁的亮光。 我们的眼睛都向着它望。 虔诚的赞美诗的朗诵声从这里飘到各地。

这里面有祈祷声。 农民静静地听,于是他们知道了丹麦逝去了的那些日子。 绿树林和鸟儿的歌声总是联在一起的;同样,苏洛和英格曼的名字永远也分不开。

①魏塞(ChristophErnstFriedrichWeyse,1775~1842)是丹麦一个著名的作曲家和风琴手丹麦传奇的复兴者。 ②这是引自丹麦名作家英格曼(BernhardSeverinIngemann,1789~1862)的一句话。

英格曼是安徒生的朋友。 ③指苏洛书院,这是丹麦著名作家荷尔堡创办的一所学校。 再往前走就是斯拉格尔斯!在这颗珠子的光里,有什么东西反射出来呢?安特伏尔斯柯乌寺院早已没有了,宫殿里的华丽大厅也没有了,甚至它剩下的一个孤独的边屋现(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 A+
所属分类:儿童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