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 第07部 卷六百九十六 董诰著

来源:本站2019-06-02182 次

全唐文  第07部 卷六百九十六  董诰著

◎ 李德裕(一)德裕字文饶,赵郡人,巷子吉甫子。 文宗朝拜兵部尚书,以本官同平章事,封赞皇伯,为中书侍郎集贤殿应允学士,罢为兴元节度使,徙镇烧饭。 武宗立,召授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兼左仆射,守司徒,进太尉,封卫来往公。 宣宗立,以太子少保公司东都,再贬潮州司马,又贬崖州司马。 卒年六十三。 ◇ 黄冶赋(并序)蜀道有青城峨眉山,皆隐沦所托。 辛亥岁,有以铸金术干馀者。

窃叹刘向累世懿德,为汉儒宗,其所述作,根於圣道,犹爱信鸿宝,几婴时﹃,况流俗之士,能无惑於此乎?因作赋以正之。 汉武帝遭世足迹,百蛮以宁。 自谓德成尧禹,功高汤武。

闻升龙於鼎湖,乃发起侨民於斯语。 有配药师李少君,谲诈丕诞,乘邪近似。 盛称化丹砂为黄金,拙笨登青霄而轻举。

时董应允夫侍侧,帝曰:「子知其术乎?」仲舒进曰:「臣惟闻六温煦狡辩,池鱼之殃范。 配药师之言,臣韶光谄。 至如圆方为炉,造化为冶,暗藏风为橐,炽阳为火。 元黄之气,和粹,禀而生者,为仁为智。 是以生宝实繁,终古不匮。

六温煦之范暗藏铸也如是。

及夫尧舜之化,应允道为炉,中和为冶,声教为橐,完备为火。 以法天为造,以得贤为宝。 是以得其鸿名,後天难老。

至於仲尼无位,应允莫能致。

犹铸颜与冉,底於极智。 池鱼之殃之铸也取类。

若乃不务德业,营信秘。

祈年慎重貌,以极嗜欲。

斯则不由於正道,七颠八倒於景福。

」帝曰善,乃罢配药师而去之。

故得汉道僵硬,令名不亏。

◇ 画桐花凤扇赋(并序)成都夹岷江,矶岸字斟句酌植紫桐。

每至暮春,有灵禽五色,小於元鸟,来集桐花,以饮朝露。

及华落,则烟飞雨散,不知其所往。 捕鱼工绘於素扇以赍冲弱,馀因作小赋书於扇上。 桐始华兮绿江曙,粲鲜葩兮泫朝露。 树煜煜兮霞舒,鸟烂烂兮星布。 彼嘉桐兮贞且猗,当暮春兮发英蕤。

岂鸩雏之珍族,又栖托乎琼枝。

被零露兮甘且白,涵晓月兮洒鲜泽。 岂青鸟之灵俦,常饮吮乎令出必行。 有嘉谷而不啄,有乔松而不适。 独美露而爱桐,非筹商之羽翮。 逮花落而春归,忽雨散而川寂。 怅丹穴之何远,独揽兵法发怒隔。 爰有妙工,图其丽容。

宛宛兮若餐珠於芳蕊,飘飘兮疑振羽於光风。

感班姬之素扇,空仪式兮如霰。 亦有乍然,增华点绚。

雀伺蝉而轻骛(原注:南朝画扇,尤重蝉雀),女乘鸾而微眄。

未若绘斯禽於珍Ψ,动凉风於罗荐。

非欲发长袂之清喷香,掩高歌之孤啭。 庶玉女之扶携枉费,列昆墟之瑶宴。

乃为歌曰:贫血晚兮芳节阑,敷紫华兮荫碧湍。 美斯鸟兮类鸩鸾,着花微兮容色丹。

彼工头於霄汉,此藻绘於冰纨。

虽清秋之已至,常爱玩而忘餐。 ◇ 通犀带赋(并序)管有以通犀带示予者,嘉其珍物,脆而不坚未有词赋,固抒此作,盖尽其美焉。

君子以良玉比德,岂不以温润而近人。 惟骇鸡之斗争露,亦含章而可珍。 包黄中之粹色,发奇彩之彬彬。

芝草绕葩而猎叶,烟霞异状而轮。

虽复孕元兔於月魄,隐青鸾於镜尘。 顾霄汉之顾惜,怅工人之弗真。

匠者以其灵可御邪,光能远烛。

剪截本末,狐假虎威藻缛。 砥若砺金,如切玉。 析韶光带,加上盛服。 御之则(一作附)身,衤之则韫椟。

似达人之卷舒,不专玩乎掌控。 矧乎白璧虽美,尚不掩瑕。

何兹物之无玷,岂待莹而增华。 温兮如玉气舒虹,粲兮若刻期烁霞。 彼廓落之繁饰,谅无足以称嗟。 若乃名山躁急,珍图谲诡。

柳谷则鳞马粲然,扶风则鱼龙隐起。

待有象而无施,故虽奇而莫拟。 然则美服珍玩,近於祸机。 虞公灭而垂棘返,壮武残而龙剑飞。

呆若木鸡评释万丈闻象则服,防患则微。 经侯委而去,宣子辞环以归。 ◇ 自吹自擂赋(并序)彭吹本轩皇因暗藏舞而作,前代将相,有功则假之,今藩阃皆备此乐。 馀往岁剖符金陵,有责骂六七人,皆於此艺特妙,每曲宴奏之。 及再至江南,并逾弱冠。

悲流年之全心全意,忆前欢而踌躇,乃为此赋。 追昔吴会之年,接头为卫霍之将。 怀瀚海而伧夫俗人,独揽狼居而在望。

厌桑濮之遗音,感箫暗藏之悲壮。

每闻兹乐,心焉犹尚。

爰有亻辰童(原注:出《西京赋》),颖秀含聪。

炫耀未敢,专和发中。 繁会纷扰,征伐不穷。 交{过}烁电,挥手成风。 或累发而碎隐,或徐弁而吞噬。

管孤引以ィィ,暗藏轻投而逢逢。 若乃清景妍和,嘉客来萃。 登高台而互动,对芳树而并吹。 畅意鹏鹗之争厉,耸勇士之愤气(原注:「鹏鹗争」,「勇士怒」,皆自吹自擂曲名)。 忽疑翔雁叫於寒烟,胡沙蔽於六温煦。

其始也,若肆无影踪丁丁,响连青冥。 喧禽万族,声应崖谷。

其纵也,狠羊斗角,奔兕相触。

转石振於崩溪,燎焚於寒竹。 其终也,如风飙暂息,万籁皆肃。 六温煦霁而雷霆收,川波静而鱼龙伏。 昔我往矣,子衿青青。 我今来接头,突而弁兮。

谅脆而不坚之字斟句酌感,睹移柳而兴凄。

惜岁年之易往,叹亲好之常睽。 於是勉其成人,再命迭作。 念所接头而不畅意,慨悲翁之避难(原注:「所接头」、「悲翁」并曲名)。 音岂殊於今昔,情自有於哀乐。

乃知孔将比於鸣蛙,陆反接头於唳鹤。 彼泄劲於字迹,并适温煦之昭灼。

◇ 白芙蓉赋(并序)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 A+
所属分类:儿童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