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爱是毒,为你可解》第一章我要把它生下来

来源:本站2019-07-0917 次

《深爱是毒,为你可解》第一章我要把它生下来

“林染,我想和你谈一谈。

”这是陈翼遥第一次在这个家主动提出条件。 “想跟我讲条件吗?你有什么资格”“不管今天你是持什么态度,我都要告诉你,我想把孩子生下来。 ”陈翼遥坚定地说。

“陈翼遥,你扪心自问你是怎么进入这个家门的,你父母做过的事情难道你都忘了现在跟我谈这些我告诉你,想都别想。 ”林染抛下这句话就上楼了。 偌大的别墅里,只能听到外面的蝉鸣声,陈翼遥孤零零的坐在沙发上。

不得不承认,她爱这个叫林染的男人这些年却从未得到过他的心,她时常在想,自己到底爱他的什么。

怀孕八个多月了,陈翼遥一直小心翼翼呵护着腹中的胎儿,生怕出现什么不测,眼看就要生了,这个孩子她一定会尽全力保护。

看天是快下雨了,林染熄灭手中的烟,给方楚楚打了个电话便入睡了。 梦里,林染的手臂被刺伤,漆黑的巷子里出现一辆黑色的轿车极速的朝他开来,这时方楚楚朝他扑身而来。 他头冒冷汗的惊醒。 看了看表,才凌晨三点多,这段时间总是在做同样的梦。 林染起身下楼想去倒杯水喝,看到陈翼遥蜷缩在沙发上,眉头紧皱。 结婚两年以来一直没有好好对待过她,一直将她视为玩物,如果没有那件事情的发生,也许他爱上的不会是方楚楚。 看着陈翼遥这张精致的脸,林染不禁想到。 第二天一大早,陈翼遥醒来,看到桌子上照例有一杯白开水。 她也照例喝掉。 这一直都是让陈翼遥感到奇怪的事情。

明明林染连看都不想看她,但是自从林染知道自己怀孕以来,就每天早上给她一杯白开水。 刚开始也兴奋过,觉得可能是因为孩子的突然降来让林染开始在乎自己了,可是慢慢发现并非如此。

因为对林染的爱她也从没怀疑过这杯水会有什么问题。 这天上午,陈翼遥的肚子突然阵痛,想要去医院但被保镖拦住,不肯放人。 陈翼遥剧痛难忍,用家里的座机给林染打电话,可却没有接,只有滴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瘫在床上的陈翼遥已经脸色清白,身上出了一身虚汗,她感到下身在被撕裂,疼痛感让她难以忍受。 强撑这自己站起来,扶着墙一点点挪动,可下楼梯的时候,却不小心脚滑了,从楼梯上滚下。

林家的保镖和佣人都对陈翼遥冷眼相待,但有一个做饭佣人平时会和她嬉笑交谈,总是密切的关注着她。 陈翼遥也知道刘姨总是暗中帮助她。

陈翼遥的下身开始有液体流出,哭丧着声音大声喊道:"救命…我的孩子…"只是双手却紧紧护着肚子里的孩子。 可守门的保镖脸色没有丝毫动容,在这个家从事多年,知道惹怒林总的后果。

没有命令也不敢轻举妄动。 买菜回家的刘姨看到翼遥趴在一摊血水里,已经满头冷汗,脸色惨白。 赶忙跑过去:"太太!""刘姨,好痛…我要去医院…"。

  • A+
所属分类:儿童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