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狙击兵王 第七百二十七章 阴魂不散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来源:本站2019-07-1287 次

无敌狙击兵王  第七百二十七章 阴魂不散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当前位置:>>无敌狙击兵王第七百二十七章阴魂不散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  特警队队长这边还惊魂未定,那边对讲机与电话同时响了。   他没有去接电话,而是定了定心神,去听对讲机里讲什么。

  对讲机里传来属下的声音:“队长,现在怎么办!”  现在怎么办?  如果有可能,他会逃得远远的,越远越好,远离这里,免得丢了性命。

  可是,他不能逃。

  出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有没有第三条路走?  特警队队长的脑子转得飞快。

  那个趴在车顶,向他开枪的,真的不是阿三国的特工吗?  非也!他相信那人是阿三国的特工,可那家伙为什么向华伦老板的人开枪,还向他开枪?  原因他也猜得出来。

  如今三方都坠入了无底深渊,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坠到底。

  华伦老板捅出了个大篓子,篓子之大,仅凭他来背黑锅都不够,所以华伦老板要擒下罪魁祸首,方能弥补篓子。   那个特工为什么会帮罪魁祸守,想来也是犯了大错,得亲手抓住罪魁祸首方能弥补错误。   而他呢,不想背黑锅,得擒下罪魁祸首,方能甩掉黑锅。

  三人的目标是一致的,谁都想亲自拿住罪魁祸首,如此才出现窝里斗的局面。

  三人中,他是最无辜的,摆明了华伦的人要整死他,那他为什么不找个靠山,阻止华伦的人往他头上扣黑锅呢?  一想到这里,特警队队长眼前一亮。

  难怪他才上小学的儿子,跟他玩脑筋急转弯时,老是让他换个角度考虑问题?  换个角度考虑问题,事情变得果然不一样。   他要把车上趴的特工当靠山!  特工既然敢毫不犹豫跟华伦开战,可见背景大得很,根本不惧华伦。 要是真能靠上这棵大树,他无忧矣!  怎样才能靠上这棵大树呢?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帮特工拿下罪魁祸首。   可是,他刚刚想至对方于死地。

而对方也想至他于死地,双方之间出了误会,他贸然上前,岂不是找死!  要是,他有对方的电话号码就好了,那样就能让对方明白他的心意。   可是他没有!  要是知道对方对讲机的频道也行啊,可是他也没有!  特警队队长突然有了个主意,那就是尾随在后边,等前边的车停下来后,那时再主动帮忙不迟。

  他想,他的热乎乎的脸往对方的凉屁股上贴去,对方肯定不会推辞的。

  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唯一,还有个急待解决的问题,是怎样让下属们继续追下去。

  他刚刚说对方不是特工,而是匪徒,让属下们杀了对方。   此时又说对方不是匪徒而是特工!属下们要是确认对方是特工,还会追吗?害怕惹下大麻烦,到时无法脱身,肯定都要逃之夭夭。   所以,还得骗!  他说:“怎么办?竟然还有人敢问这种问题!你们是什么?执法人员!现在,有人在闹市枪战,当然是将他们抓捕归案。 ”  有人问道:“可他手上有狙击枪,射程那么远。

我们手上的枪都还未进入射程呢,人家已一枪将我们打死了,怎么抓捕。 ”  特警队队长说:“那就远远的跟着,却又不能太远,远了会失去目标的踪影。 ”  有人问:“跟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特警队队长说:“一直跟下去,跟出了孟买也得跟下去。

”顿了一下,又说,“放心,跑不出孟买的,只要还在孟买,就逃不出咱们的手掌心。

  他那车虽小,却是油老虎,用不了多久,就会没油了。 到时,咱们呼叫增援,把他们牢牢围住。

”  最后,他声色俱厉的说:“都给我记住了,我要抓活的!”  洛哈没消停多久,才把身上能够用的武器盘算完,就看到警车又追了上来。

  他抬起枪,准备给这些不开眼的家伙一些颜色瞧瞧,不过见对方仅是不远不近的跟着,既不像他开枪,也没其它过激的举动,便不再理会。   其实,在他看来,这些家伙到时候说不定还有些小用处。 譬如等停车之年,能够形成一个包围圈,防止李仁杰逃跑。   头顶突然传来发动机的轰鸣声,洛哈抬头一看,恨恨的骂了句:“阴魂不散!”  直升机飞得不远不近,一个人的半拉身子从机门处探了出来,手比枪状,往洛哈趴的一方指了指,然手放到唇边轻轻一吹。

  那人正是华伦!  那个动作就是死亡威胁。

  洛哈低骂一声:“特么的,想杀我?也得看你有没有本事!”抬起狙击枪,吓得华伦连忙缩回了身!  洛哈哈哈大笑,道:“胆小鬼!”  被他抬枪的动作吓到的,不仅有华伦还有直升机飞行员,直升机一个倾身远远躲开。

  洛哈却没有就此放下枪,而是瞄准了直升机。   他对华伦太了解了,既然敢威胁他,肯定就有威胁的资本。   果不其实,直升机拐了个大弯,又朝这边飞来。 透过望远镜,可以看到,直升机左右两个舱门各站了一个人,每人的手上都端了挺机枪。

  那两人没有瞄准的动作,想瞄准也不可能瞄。 那是机枪,不是冲锋枪,既使是轻机枪,重量也不轻。

  除非是帕克那种人物,才有可能凑到眼前瞄。   没有帕克这种体格的人,端着就费力,更别说举到眼前瞄了。

要想瞄也不是不可以,只能是架到地上瞄。   直升机上左摇右摆的,想架起来瞄也不现实,两人只能端着。

  两人扣下扳机,看子弹的落点来调整枪口的位置。 如此打法,效果可想而知。

  洛哈眼瞧子弹全都打到他姥姥家了,最近的弹着点也距他有十来米,轻视之下却不敢掉以轻心。   几辆平民的车被打中了,其中还有个司机直接让打死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他点背呢?万一那两个拿机枪的点兴呢?  于是,他还击了!  他瞄准右边拿机枪的人,按下扳机。

  这次错得实在离谱,没打到可边拿机枪的人,直接打到直升机的挡风玻璃了。   水过,这也在情理之中。

  他趴在飞驰的汽车之上,路面还不平坦,颠簸的厉害,根本没办法瞄准。

  再加上,直升机螺旋浆扇起的风,恐怕有七八级那么大。

究竟有多大,他也没办法测量,只能约摸着瞄准,打偏了实在是在情理之中。   不过,这一枪也吓得直升机再次拐了个大弯,远远离去。   这一次,甚至不敢开得离这边过近,只是远远的跟着。   洛哈冲直升机飞得方向喊道:“现在,你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吓得不敢过来了吧!有种,你过来啊!”。

  • A+
所属分类:儿童诗歌